一个主页整个世界,最好用的网址导航
本月收录网址的数量: 58 今日收录网址的数量: 0 共计收录: 10198 通过收录: 10198 待审网站: 0 资讯文章: 36913
上海一小夫妻在卫生间离奇身亡,家属起诉房东索赔99万,后来如何

作者:admin

05-28

浏览量:384

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一日,在上海宝山,一对95后夫妻躺在卫生间里,不省人事。家中的老母亲中午叫他们吃饭时,才发现二人已经没了生命迹象。

死者是老人的儿子曹道军和儿媳江彩凤。

曹道军在卫生间晕倒时,只穿了内裤,仰卧在狭小的卫生间内,江彩凤则面部朝下,右手扶在马桶上。

老人当时在自家的农副产品店做好饭,还拍了一张照片微信发给了儿媳江彩凤,叫她赶紧下来。

江彩凤回应了一句“马上”之后,便再也没了音讯,语音电话也无人接听。

图片模式

察觉到不对劲的母亲赶紧上楼,推开门便闻到了一股恶臭,就像臭鸡蛋的味道。

之后,她就看到了在卫生间地上躺着一动不动的二人。

母亲王女士赶紧将儿媳江彩凤拖出了卫生间,由于儿子曹道军体重高达200斤,无法挪动,便赶紧叫了自己的丈夫上来帮忙。

王女士看着已经昏迷不醒的儿子和儿媳,精神恍惚,一边抽泣一边拨打了急救电话。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九人民医院的医护人员赶到现场时,曹道军和江彩凤二人已经没了呼吸,只能展开紧急抢救。

图片模式

8月11日当天下午三点半,母亲王女士收到了两份病危通知书,仅仅过了45分钟,第九人民医院就下达了死亡通知。

曹道军和江彩凤无自主呼吸,心脏也停跳,瞳孔涣散,界定为临床死亡。

这一对年轻的95后夫妻才刚刚结婚不久,而且身体状况良好,上一刻还在回微信的他们,怎么突然离奇死亡了呢?

毒气超标

上海市宝山区公安消防支队在接到报警后随即也到了现场。

经过他们检测,死者所在的卫生间内,硫化氢气体严重超标。

图片模式

当按下抽水马桶的放水按键之后,硫化氢气体更是让检测仪器爆表。

直到当天晚上9点左右,案发现场的硫化氢气体才下降到正常水平。

然而过量的硫化氢来源是什么,二人究竟又是如何发生意外的,至今都是未解之谜。

我们也只能从案发现场遗留下来的线索来进行初步推测。

这对小夫妻才刚刚搬到装修过的租住房不久,二人一直在上海打拼,有着自己的事业。

2018年2月21日,曹道军在老家安徽阜阳与江彩凤喜结连理,并在婚后双双回到了上海务工。

图片模式

曹道军的父亲在上海经营着一家农副产品店,江彩凤和曹道军之前也在上海打拼过。

婚后,为了过上稳定的生活,曹道军打算自己创业,于是在上海市宝山区杨行镇开了一家名为“悸动”的奶茶店。

奶茶店的收益每个月在一万元左右,而且还有同在上海的父母帮衬他们,生活毫无负担。

出意外前的三个月,他们才从一处毛坯房搬过来,住进了杨行镇杨泰一村3楼。

这里距离那个奶茶店不足一百米,而且也是中等装修,条件很好。

但是,夫妻俩居住的低层楼房,兴修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确实存在一些安全隐患。

图片模式

二人的死是因为吸入了过量的硫化氢气体,它无色但是有刺激性气味儿,易溶于水。

硫化氢气体的密度较大,容易堆积在通风情况不好的下水道、污水池等地。

此类气体主要产生于粪便和有机物腐败,作为一种窒息性气体,能麻痹人的神经。

而曹道军和江彩凤所租住的房屋,卫生间的通风情况就极其不好。

卫生间唯一的窗户通向邻居家的大门,外人经过楼道不可避免会看到卫生间内的场景。

所以为了确保隐私,上厕所还有洗澡时,卫生间的窗户基本没有打开过。

图片模式

住在一旁的邻居甚至在窗户面前放置了鞋柜或者储物柜,想要开窗也不太现实。

而对于非法占用公共楼道独自使用的情况,该弄堂的住户表示,并非只有他一家是这样做的,整栋楼甚至是整个小区都是如此。

而出事的出租房,其业主也并未对邻居的行为进行过阻止,七八年的时间都这样过去了。

小区的物业和居委会相关人员表示,那是业主私自搭建的,他们早就已经勒令业主们进行整改,并且告知了相关的安全隐患。

但是业主们依旧我行我素,该栋楼每层2号房的卫生间里这唯一的通风窗户均被邻居封死。

其实就在意外发生的前一周,就开始出现了些许异常,曹父曾经在卫生间内闻到过一股臭味儿,但他并未放在心上。

图片模式

当时由于正值盛夏,天气十分闷热,曹父以为是通风不好,就没告诉儿媳他们。

除了他们所居住的房屋卫生间本来通风情况就不佳之外,也和当时的气候有一定的关系。

台风“利奇马”刚刚过境,上海地区或是下着暴雨,或是多云闷热。

部分调查结果也显示,硫化氢气体的产生或许是由于台风的搅动,使大量的硫化氢气体溶于水中。

在夫妻二人使用马桶时,过量的有毒气体就会直接进入空气当中。

虽然硫化氢气体有着明显的臭鸡蛋味儿,但是当浓度超过了70mg/m时,人体的嗅觉器官便会因为嗅觉疲劳,不再向大脑传递臭味信号。

图片模式

这也使得曹道军夫妇放松了警惕,让他们身在有毒气体中而察觉不到。

当硫化氢气体的浓度超过760mg/m时,几分钟内便会引起肺水肿以及支气管炎,造成生命危险。

浓度再往上升的话,数秒之内便可以夺人性命。

而当时消防支队在按下抽水马桶的放水按键之后,硫化氢气体的浓度直接爆表。

这一定程度上印证了,或许是由于台风的关系,导致有毒气体溶于水中。

但是当消防员对该楼层其他的住户进行排查时,他们的发现又让人颇感意外。

图片模式

只有案发卫生间有着浓度较高的硫化氢,楼下的卫生间检测出的硫化氢气体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而其他楼层均未检测出有害气体。

就在案发当天,曹父曹母在早上起床的时候,还使用过卫生间。

曹母的女儿在11点左右也来过,并且他们离开时也上了个厕所,均未发现异常。

台风虽然会造成小规模的破坏,但单单只对曹道军家造成影响似乎也难以解释。

那么调查人员们还发现了哪些其他有关的线索呢?

图片模式

死因成谜

由于死者经营的奶茶店,其营业时间是在中午12点到晚上10点,当天又有台风,曹道军和江彩凤上午就一直待在家内。

到了中午12点46,曹母王女士还拍了一张在店里做好饭的照片过去,叫还在房间的江彩凤他们赶快下来吃饭。

但是接下来曹母就一直联系不上江彩凤了,发了一串10秒钟的语音过去也没人回复,之后又打了一个电话,依然是无人接听。

以为夫妻二人不下来吃午饭的曹母,直到下午2时28分依然没有得到儿媳的回应,这才觉得出了什么事,才赶回去。

图片模式

曹母赶到时,已经为时已晚,她赶回家时,大概在下午2点30分左右。

一位住在楼上的邻居尤先生表示,当天下午他是两点钟左右出的门,走到三楼时,就闻到了一股恶臭味儿。

从案发现场二人倒地的状态来看,他们应该是在短时间吸入了过量的硫化氢气体后突然昏迷的。

第九人民医院的诊断报告也显示,患者呼吸停止,并无其他症状,中毒的可能性极高。

曹母王女士还说,儿子和儿媳向来身体健康,没有什么家族遗传的疾病,平时也没有什么三病两痛。

图片模式

2019年8月18日,司法鉴定科学研究院再次检验过死者的状况。

他们发现曹道军血液中的硫化氢含量为2.3μg/mL,江彩凤则为0.4μg/mL。

曹母王女士在事故发生之后,也拨打了报警电话,想查明有毒气体的来源,但是警方在调查后依然不能得出肯定的结论。

警方只是表示,已经排除了自杀和他杀的可能,这起案件就是一次意外。

办案人员也把主意打到了抽水马桶上,认为是马桶出现了异常或是下水道堵塞,才导致了硫化氢气体过量。

图片模式

曹父表示自己早上用过马桶,下水道并未发生堵塞的现象。

而马桶则是日本品牌TOTO,TOTO相关的客服人员也表示,马桶出现返臭或者密封圈位置变化的情况很少见,需要修理师傅上门仔细检查才能确定状况。

曹父曹母并不接受有毒气体来源不明这一说法,也不认为儿子儿媳的死亡纯属意外。

所以,他们一直在努力探求着真相。

曹道军和江彩凤离世后的两个月,其家人依然沉浸在悲伤之中。

这种白发人送黑发人的苦楚,萦绕在他们心头难以散去。

图片模式

不想让孩子们死得不明不白的曹父曹母,在事故发生后就搬离了案发的出租房。

他们先是在宾馆中度过了一个月的时光,等待着调查结果。

警方公布是意外之后,他们便离开了宾馆,住到了亲戚家里。

父母苦苦寻求真相

为了还儿子儿媳一个公道,他们把奶茶店和自己经营的农副产品店尽数转手出去,一心扑在了此次意外上。

他们认为是他人别有用心策划了这次案件,并且掩饰成了一次意外。

二老有此判断,其实也是有理有据的。

图片模式

整栋楼都是用同一根排水管道,但偏偏是他们家出意外。

而且选择的时间又恰巧在中午,自己儿子儿媳单独在家,这时硫化氢气体就过量了。

所以,二老觉得有人故意投毒,于是便向宝山公安局报警,请求立案调查。

但是在2019年10月19日,上海市公安局宝山分局给曹父曹母下达了一份《不予立案通知书》。

因为死者家属举报的刻意投放有毒有害物质并未有相关的证据。

曹父曹母随即又提起了申请,想让宝山分局重新审定此次案件。

图片模式

12月20日,上海市公安局宝山分局又重新向他们发来了一份刑事复议决定书。

警方决定维持之前的《不予立案通知书》中的各项决定。

曹父曹母甚至还请了代理律师,代理律师周兆成认为,此次意外存在着许多疑点,警方却没能进行详细的调查。

早在2019年11月5日,消防、公安、房管就联合成立了调查小组,直到2020年1月1日,律师周兆成才了解了调查结果。

调查小组的相关文件显示:

第一,酸性雨水造成的;第二,台风搅动造成的;第三,因居民冲洗马桶而造成;第四,事故马桶由于水封较低存在缺陷。

图片模式

周律师依然对此结果不甚满意,因为没有得出确切的结论,硫化氢气体到底来自哪里。

而且,周律师还觉得,这些结论存在一些自相矛盾的地方,冲洗马桶和酸性雨水之间似乎说不通。

而且如果确实存在居民冲洗马桶导致硫化氢气体的可能性,那么之前死者家属提到的“过失投放危险物质罪“就应该立案调查。

所以周律师认为上海宝山区联合调查组应该更加重视这起案件,进一步确定硫化氢的来源,好让死者家属可以依法维权。

基于此次调查结果,周律师也起草一份《刑事立案复核申请书》,并且递交给了上海市公安局。

图片模式

如果真的按照调查小组的结论进行问责,那么TOTO马桶是否存在严重的质量问题,需不需要为此次意外承担法律责任?

卫生间唯一的窗户被邻居堵死,居委会、物业人员虽然勒令拆除,但并未采取强制手段,是不是也应该是过错方呢?

但疑点颇多的案件至今也未能查出,致命的硫化氢气体到底是如何进入卫生间的。

但是,江彩凤的父母觉得女儿女婿的死跟房东脱不了关系,于是把房东告上了法院,要求赔偿99.3万元。

周兆成律师也应了死者家属的委托,邀请了更多毒化专家参与整个调查过程。

也希望此次意外能够尽快查明真相,还死者一个公道。

-完-

参考资料

北京青年报:《壹现场丨夫妻卫生间中毒死亡调查结果出炉 “毒气”来源仍是谜》

红星新闻:《上海95后夫妻卫生间死亡事件未立案 家属不服将申请刑事复议》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