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主页整个世界,最好用的网址导航
本月收录网址的数量: 0 今日收录网址的数量: 0 共计收录: 10219 通过收录: 10219 待审网站: 0 资讯文章: 37317
汪小菲:男孩四十

作者:admin

06-07

浏览量:121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刘炜祺

编辑|米娜

头图摄影|王超

再过20天,汪小菲就要过生日了,6月27日出生的他,即将满41岁。

他对自己巨蟹座的标签,深有所感,说自己在做人方面,容易人格分裂。可最近一段时间,他没有分裂过,也没有因为分裂而挣扎过,原因是,他已经上升到了金牛座。“就很务实。”他特意强调。

初次见到汪小菲,是在麻六记北京凤凰汇购物中心店。5月19日,恰逢北京疫情管控期间,朝阳区商场暂停营业。数百平米的麻六记门店里,只有厨师和几名服务员,维持着外卖业务的正常运转。后厨的炉火声、锅铲的碰撞声、外卖软件的接单声,此起彼伏。大厅里,服务员忙着打包,门口的快递员不时看一下手机上的时间。餐厅最角落的位置,五六个人围坐着和汪小菲正在开会。会后,有人告诉《中国企业家》,那天他们重点讨论供应链的问题。

“开这家店时,我没看中这家商场(的流量)。我们几乎没占到商场流量的便宜。”穿着黑色薄棉汗衫,最上面两颗扣子解开,衣领微敞,将手中快要抽完的雪茄放在桌上,汪小菲用北京爷们儿特有的那种气定神闲的语气说,“但这家店的辐射面大,周边的办公楼、居民楼非常多。”

这几年的频繁隔离,让他有些焦虑,“隔离把我隔出了焦虑症,之前有几次,想到以后还要隔离,我真的是有点冒冷汗。”至于事业,他觉得都还好,一切都挺顺的。

麻六记,被汪小菲称为自己第二次真正创业。他心目中的第一次创业是在2013年,他做茶饮料品牌“合润麟”,一款请大S做代言并推广过的无糖茶饮料产品。之所以进入这一赛道,是因为他发现,中国台湾人都在喝茶饮料。于是他判断,无甜味的健康饮料会是未来的趋势。之后,他便迅速组建了一支做零售饮品的团队,并将产品快速推进到2000多家超市里。但最终,因为没有获得融资,无法拿到资本的钱去烧钱扩张,占领市场,“合润麟”逐渐被市场淘汰了。“我当时做事太超前了,这种无糖茶饮料,搁现在早火了。”

这次无疾而终的创业,汪小菲将失败的另一个原因,归咎于“没有百分百投入”。那时,他每星期要飞台湾一次,每次待三四天。在台湾,团队的人很难找到他,他也不能全身心投入到项目里。比如进入2000家超市后,还有很多细节应该要抓,像是饮料的摆放、线下体验、周末促销等,他都只能遗憾缺席。所幸,这次创业并没有赔钱。最终,汪小菲将该项目卖给了河南的一家公司。之后的一段时间,汪小菲将精力更多的放在家庭上,期间也做过一些基金的LP,开过酒店,但这些在汪小菲看来,都只是生意,绝不是未来事业的发展方向。直到2020年,他找到了新的事业方向——麻六记。

摄影:王超

汪小菲说自己是典型的巨蟹座,比较容易“黑化”。可能做了99件好事,但最后一件事,自己突然绷不住了,就会掀桌子干仗。“特别吃亏,忍了99件事,最后一件事没忍,就有人会说,这人怎么这样?但其实那99件事你是在忍,一直忍着,最后喝点酒(就冲动了),对吧?”

巨蟹座的他还特别喜欢写文章,所以他会经常发微博。他说自己是很好说话的人,不懂拒绝。很多时候“我真的是不想得罪人”,很多看不惯的事情,他会因体谅别人的感受而压在心底,“我很敏感,就委屈自己。”但往往最后,他都会通过一件事爆发并释放出来。

最近,他又爆发了。5月31日,他发了一条指控其前妻大S服用违禁药物的微博,很快这条指控他又自己删除了。之后,他连发数条微博解释,并对前妻一家致歉,“一时冲动”又再次拿来背锅。

他再次“分裂”了。

四十

40岁,是近段时间,汪小菲微博中经常出现的字眼。

40岁这一年,在生活、家庭、事业等方面,汪小菲的人生突然变得复杂,“躲也躲不掉”。这些意想不到的事,让他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人生。

“我说句不好听的,男人三十而立,那真的是胡说八道,男人40岁才算真正开始。”汪小菲说。40岁之前,很多事想不明白。但40岁之后,他认为自己在性格、心态、待人接物的方式方法上,有了很多不一样的看法。

摄影:邓攀

在今年1月26日,麻六记房山龙湖天街店开业当天,汪小菲发微博称:“四十了,拼一把。”事后,他对《中国企业家》透露,“这不是我说的,是我们团队说的,他们都是70后。”步入40岁,汪小菲选择和当年一起做俏江南的“老人”们,重拾起老本行,再一次选择创业做餐饮。巧合的是,麻六记第一家店,与20年前俏江南第一家店,都开在同一个地方——北京CBD商圈所在地国贸。不同的是,当年是其母亲张兰带队,如今,带队的人是他,“她(张兰)其实不太了解我们现在的实际运营情况”。

2020年6月,汪小菲与另外三位股东李萍、杨洋、安勇,组成了现在的麻六记管理层。李萍是曾经俏江南的厨师长,后来成为行政主厨;杨洋是北京人,他是当年俏江南盈科店的店长;安勇也是北京人,张兰做第一家俏江南店时,他就跟在身边,那时也不过二十五六岁。张兰退出俏江南,这几位也陆续离开,后来都曾自己创业过,也开过几家店。但“大家都想念当年那个平台”,李萍就曾和汪小菲感慨,当年代表俏江南去新加坡参加厨艺大赛,获得了金奖,还接受了《华尔街日报》的采访。尽管后来自己也开过几家店,但曾经的那种成就与获得感,再不曾拥有过。

汪小菲对此也颇为感慨,“现在很多餐饮品牌动辄估值几百亿,这让我替他们有些不甘,或者说是对他们有一些愧疚。我们这个团队出来,一定能一鸣惊人。”

在40岁之前,汪小菲活得天马行空,他喜欢文化,喜欢艺术。所以打造过高档会所,涉足过房地产,做过基金LP,也开过酒店。现在,他想明白了一件事,“你是为什么行业而生的,你有这方面基因,你就干好这一件事就完了。”他不再想要做米其林餐厅,或是另一个新的兰会所,而是想务实做成一个品牌,一家真正的企业。

如今的麻六记餐厅与俏江南大不相同,没有奢华装潢,甚至包厢里也相当简单,客单价在150元以下,这与汪小菲过去的形象和偏好大相径庭。

40岁的汪小菲,有些事活明白了。如今,他渐渐意识到人到四十后,要减少无效社交,多留时间给自己。“并不是你身边朋友有多高级,你就是多高级的人。”年轻时,跟很牛的人一起吃饭,他会觉得自己也挺牛。现在他发现这对自己没有任何帮助,只能短暂的解除焦虑。要想真正解除焦虑,还是要踏实做事,做好自己的事。

不过最近,他又因为“一时冲动做出了这一生中最后悔的一件事”。事后,他在微博中为自己不成熟不理智的行为,向前妻及一家致歉,并写道:“做错了就要认,40岁的人,说出不负责任的话,大家嘲也是应该的。”如果去网上搜索,诸如此类发生在汪小菲身上的事情,不胜枚举。

时间并不能改变一切。

母子

汪小菲是张兰的儿子。任何人在生命中都会打上母亲的烙印,但张兰似乎是一把格外灼热的烙铁。

汪小菲倒是觉得人的性格,天生的因素占绝大部分,童年的一些经历以及外界对自己的影响则占据了小部分因素。

最近一段时间因为张兰在直播间里说了一些引发争议的言论(如在直播中称汪小菲一年为社会创造了2000万个就业机会;还在直播中怒怼大S全家等),汪小菲曾吐槽过母亲两次,“你不能每天张嘴想说什么说什么,你的言论不代表我们公司,你这天天给我们造成多大的麻烦。”

可汪小菲根本“控制不住”他妈。他认为这多少跟星座有关系,母亲是典型的白羊座,又属狗,想到什么说什么,想到一件事就立马去做,风风火火,永远精力充沛。这种热情洋溢的激情,在创业这件事上,能够随时感染着他和团队。但在生活中,汪小菲通常是吃瘪的那一个,“我俩说几句话,我就不吭声了,就这样了,人家也是为了你好。”从小,他与张兰的相处方式就是如此。只是小时候,每次他被母亲说,就会离家出走。但被逮回来,就是一顿暴揍。

“我以前长得跟金城武似的,现在长这样,都是被打的你知道吗?毁容了。”汪小菲半开玩笑地形容小时候被打的那段经历。他说,小时候,通常是练游泳不去挨一顿揍,学习不好挨一顿揍。但在母亲的严厉教导下,他学习成绩一度很好,并考上北京市朝阳区唯一市重点中学八十中。后来,在母亲出国那一年,没人揍他了,他的成绩直线下滑,“成绩考了80多分,我以前都是双百的”。

摄影:邓攀

母亲哪些行为会让他感觉特别温暖?对这个问题,他没有正面回复,而是说了很多称赞张兰的话语,在他眼里,张兰是一位靠自己双手努力付出,不靠任何外界助力,坦坦荡荡打拼的人。“她就靠自己,这事成就成,不成也无所谓,没有对不起谁,我觉得她活得挺坦荡的。”

在汪小菲看来,只要是张兰认准的事情,只要她愿意做准能做下去,就比如直播带货。

最初,很多人都看不上做直播的主播,甚至很多人嘲讽张兰,一个大企业家被岁月蹉跎成这样了。汪小菲起初也不太感冒。张兰经常在直播间里怼粉丝,他总是告诫老妈,不要如此,“你知道粉丝是媒体还是什么身份?万一给你截屏录音,传播出去怎么办?”但张兰并不在意,她就愿意直播,觉得这事儿好玩,“结果你看,在不断尝试后,她一下抢占了先机,如果现在才开始直播,可能就晚了一步。”当初张兰无心插柳,逐渐培养起来的直播团队,如今也是麻六记的直播带货团队。汪小菲有时也会私下里打趣张兰,说她“都快成大网红了”。

从今年5月起,汪小菲也开始尝试做直播带货,他对此澄清称,自己是作为麻六记管理者出镜的,只是为了做好平台渠道,把产品推广出去,而不是作为直播主播,“我直播可以,但只卖麻六记相关产品”。

现在,汪小菲大概一周只会直播三四次,因为他要控制直播节奏,以免降低粉丝对自己的新鲜感,损耗自身流量。他称每次直播都会爆单,导致后台供应链承压,减少直播次数也能缓解供应链供货压力。“我上次直播卖了80万单酸辣粉,但我们一共才订了40万单货。”

川菜

30年前,汪小菲家所在的胡同口斜对面的平安大街上,有一家川菜馆,叫龙城酒楼,老板是一个四川人。那时,不到10岁的汪小菲,经常会跟父母去这家店吃饭,“就觉得那的菜真好吃。”这是汪小菲对川菜最初的记忆。

后来,张兰出国打工归来后,选择创业做川菜馆。为此,她还特意去请教过这位老板,老板还介绍了一些厨师给她。之后,经过一番筹备,在1990年,张兰开了第一家店,叫阿兰酒家。再后来,到了2000年,俏江南诞生了。转眼间20年过去。2020年,汪小菲创办了麻六记,依旧做川菜,“麻六记不是凭空冒出来的品牌,它背后是过去30多年的积淀”。

在2020年6月,汪小菲就萌生了想要再次创业做川菜的想法,他发现自己还是做餐饮最顺,“餐盘哪儿买的,菜单怎么做,家居装修怎么弄,供应商我都太熟了。”之后,他召集人员,组织团队,从建立品牌、门店选址、装修设计,仅仅几个月时间,就在国贸开出了第一家麻六记门店。他说,把店开在国贸,不是为了盲目追求营业额,而是想通过这家店为麻六记的商业模式打基础。“也不是想再做回当年俏江南那种商业模式,没有任何意义。”

摄影:米娜

留学归国,和母亲一起管理过一段时间俏江南后,他就开始着手打造“兰会所”,那年他才25岁。但遗憾的是,最终兰会所因经营不善,被转手卖出。过去创业中,汪小菲踩过一些坑,走过一些弯路。如今,在聊到创业心得体会时,他会说,创业时千万别追求高大上。所以,麻六记门店都是300平米左右的小店,很少设有包厢,每家店的投入成本也被严格控制。

更接地气的,还有曾经有点不食人间烟火的汪小菲。“餐饮的利润产生于很多琐碎的成本控制,不光是销售额。”如今,他非常注重细节,重视成本问题。所以,他要求财务总监递交上来的财务报表,要把每一项财务数据都做得很细致,以便于他能立马捕捉到,哪项成本有变动。“财务总监一定要严,比如店里的东西不能只签单子,这样走不了账。就连我在店里吃饭,也基本不欠单,必须结账。”

开线下餐饮店并非汪小菲创业主要目标,他认为现阶段所开的线下门店,作用相当于线下体验店。他想要通过线下门店打造麻六记品牌,然后通过品牌效应,在线上售卖小旺肠、凤爪、酸辣粉等速食产品,以及水煮牛肉、水煮鱼等预制菜产品。“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母公司叫食通达科技发展公司,而不叫麻六记,我们真正要发力的是线上的零售品牌。”为了做好线上零售产品,汪小菲最近也在约见投资人,想要在供应链方面做一些投资布局。

汪小菲自称对很多事都不再刻意追求。比如不再过分追求成为中国餐饮第一,不再刻意追求上市。那他追求什么?“在工作中不断提升管理水平、业务能力、盈利水平。最后你会发现,其实很多事是水到渠成的。”他又话锋一转,“其实,麻六记这事儿是谁干的也不重要,只要这个品牌能做好,把我忘了,我也高兴。哪怕敲钟上市,我不去,我看着也挺高兴的。”

面临突如其来的疫情,麻六记还是受到了冲击。最近一段时间,成都、上海两地相继暂停营业了两家麻六记门店。为了自救,原本没想过做外卖的麻六记,在北京餐饮暂停堂食后,也不得不临时决定上线外卖服务。“我们一开始没想过做外卖,今后也不一定会做,只是为了应急。”汪小菲说。

面对疫情压力,汪小菲坦言,餐饮人如果扛不下这种压力,就别干这活,餐饮就是一个苦活细活多的行业。此前,曾有人在网上爆料,汪小菲曾在直播中哭诉,疫情期间赔了很多钱,他笑称,“做餐饮的人心理承受能力都很强,不可能轻易流眼泪,除非我吃了芥末给辣的。”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