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主页整个世界,最好用的网址导航
本月收录网址的数量: 0 今日收录网址的数量: 0 共计收录: 10219 通过收录: 10219 待审网站: 0 资讯文章: 37317
《欢迎光临》为啥这么魔幻?

作者:admin

06-14

浏览量:133

虽然全剧都带着一种魔幻的、喜剧的色彩,但《欢迎光临》总制片人侯鸿亮在最开始就认为“这是一个主旋律的戏”。李雪越做越觉得这个看法是准确的,归根结底,“用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去面对困难,这就是一个主旋律。”

出品 | 博客天下大文娱组

作者|魏侨

编辑 | 白述

《欢迎光临》的大结局,以一种温暖、阳光、幽默的方式,消弭了北漂生活的辛苦和身份悬殊的矛盾,略带理想化地为全剧画上了句号。

张光正发奋图强当上主管,王牛郎找回自我去迪拜打拼,陈精典考上研究生去了上海,大家都有着光明的未来。《潇洒走一回》的音乐是点晴之笔,广场舞阿姨与“岁月不知人间多少的忧伤,何不潇洒走一回”的歌词融在一起,一种蓬勃的生命热情油然而生。

张光正每天和广场舞阿姨一起跳广场舞

这是导演李雪第一次尝试喜剧类型的作品。在他的履历中,《北平无战事》《琅琊榜》《伪装者》《大江大河2》……虽然年代和风格各不相同,但皆是偏正剧的类型。

《欢迎光临》则不同,夸张的视听语言、戏剧化的表情以及频繁出现的广场舞情节,都充满着荒诞又搞笑的气质。

很多观众对这种风格的转变感到诧异,但李雪在接受《博客天下》采访时表示,《欢迎光临》是一次挑战,因为不想重复自己,所以有了一种 “创作的冲动”。

仔细观察会发现,即便是喜剧,李雪导演风格的本质并没有变。以往的作品中,他也会加入一些喜剧元素,让情节和人物关系变得更有可看性,《欢迎光临》则让喜剧元素变得更加集中化。

导演李雪在现场

与此同时,他保持了一贯擅长的对细节的把控力,《欢迎光临》中对小人物内心的深入挖掘和丰富的群像刻画,都让角色变得鲜活,光与影的运用则延续了用镜头打动人心的能力。

小人物的浪漫

一口气读完小说《我的盖世英熊》之后,李雪有了一种创作的冲动。此前,他很喜欢鲍鲸鲸创作的《失恋三十三天》和《闪光少女》,他认为这些作品都很有着鲜明的风格——“人物生动有趣,角度很新颖”。

门童三兄弟,王牛郎、陈精典、张光正(由左至右)

但《我的盖世英熊》真正吸引李雪的,是这个故事中“非常理想又美好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他没考虑太多现实意义,单纯地觉得这是一个好故事。在故事构建出来的小世界中,包含着各种关系:男女关系、同事关系、代际关系……足够丰富。

特别是酒店门童追求空姐的都市爱情故事,很容易被人简单定义为“舔狗上位”,或者性转版的“霸道总裁爱上我”。但在李雪看来,张光正和郑有恩都是性格独特的人物,他们迥异的身份、互补的性格碰撞出的火花,让“故事发生的这么奇特又合理”。

当把一本书变成电视剧,李雪希望保留住原著中的“都市传奇和童话色彩”。所以,在《欢迎光临》的开篇,他就安排了张光正(黄轩饰)充满文艺腔的独白,“身体上的软弱无力,精神上的高位截瘫,还有心灵上的植物人状态。”

张光正独白

这句旁白不仅引起了观众的共鸣,也将张光正身上融合了打工人的艰难与诗人般的浪漫情怀的人物性格,一下子交代清楚了。剧中保留了大量张光正的内心旁白,李雪希望通过这些来打破人们对“苦哈哈”的小人物的刻板印象,他们的内心不一定是苍凉和贫瘠的,“可以允许他保存着有诗人一样的浪漫的内心。”

张光正的浪漫内心是一个铺垫,成为一切故事发生的基础,让后续的一切行为都变得具有合理性。无论是选择住进阳台上的“阳光房”,还是对郑有恩(白百何饰)一见钟情,再到为广场舞大妈的舞蹈梦想而奔走呼号,“浪漫的情怀和想象,让他做起白日梦,也有勇气去实现这些白日梦。”

剧中戏剧化地展现了张光正生活的困境。在酒店里面对客人的无礼和刁难,回家还要忍受广场舞的吵闹,在工作生活接连受挫的人生低谷,郑有恩横空出现,三言两语、干脆利落地解决了张光正遇到的麻烦,成为了照亮他晦暗生活的一束光。

张光正和郑有恩的初吻

无论是“天使光”下梦幻唯美的吻戏,还是深夜在小区中跳起致敬《雨中曲》的舞蹈,《欢迎光临》都用了超越现实主义的表达方式。夸张的音乐、高速的镜头,营造出梦幻离奇的氛围,李雪说:“想让它稍微嗨一点,稍微过一点,让大家在平常的生活中突然有一种,像彩虹一样,像闪电一样,像滂沱大雨一样,让我们记忆深刻的一些瞬间。”

摄影师出身的李雪,十分擅长通过光影来实现这些画面。为了营造郑有恩充满“侠气”的出场,又要让这种场景的存在具有合理性,他设计了暖气管道维修的场景,使五星级酒店周边街道也有蒸汽弥漫的效果。

当郑有恩穿破迷雾而来,配合着神秘又虚幻的背景音乐,张光正心目中的郑有恩,就真的像一个“超级英雄”。

此时,张光正的旁白就很应景:“每个男孩都有自己的梦想,我曾经无数次幻想过要成为盖世英雄,踏着五彩祥云而来,于纷繁世界中拯救自己心爱的女孩,直到那一天,我遇见了她,那一晚我终于知道,我的意中人本就是个盖世英雄,她不惧世事,亦无需拯救,而我一眼就陷落其中,万劫不复。”

郑有恩出场

李雪认为,与其说郑有恩每一次出场都“自带BGM”,不如说这是“张光正在心里给郑有恩奏的乐”。

细节的价值

作为导演,李雪一直以“严格”和“细节控”著称。拍摄《伪装者》时,胡歌曾说他在片场是“现实版的王天风”(《伪装者》中特工训练学校教师,为人严苛,由刘奕君饰演);拍摄《大江大河2》时,一个开门的角度,一句台词的语调,一个配角人物的走位,都要事先安排和预演,做到一丝不苟。

他习惯在做台本时,就在脑海中把剧本演一遍,以此来梳理逻辑和台词当中不顺的地方。《伪装者》的幕后花絮中,李雪经常亲自上阵给演员示范表演的情绪。但《欢迎光临》却是个例外,他将更多的表演空间交给了演员。

喜剧的表达依靠演员的能力和彼此之间的配合度,对主创而言,相比死磕细节,更重要的是创造轻松愉快的氛围。李雪觉得,《欢迎光临》中演员的表现很难得,经常演出超出预期的效果,“节奏感把握得好的时候,我们在监视器前经常笑得不行。”

早餐摊泼豆浆

张光正给郑有恩第一次打电话的那场戏,黄轩的表现出乎李雪的意料。“他热得自己都要拽领口,感觉呼吸急促,那种紧张、脸红、哆嗦、浑身打颤的表演可能不是设计的,我觉得一定是演员的情感和理智在一瞬间跟角色完全合上了。”

此前,李雪对黄轩的印象是“成熟、稳重、憨厚”,是那种典型的好人,没想到他一下就被角色“附体了”,让自己完全进入了一个“底层的、灵动的、有点厚脸皮的、执着的一个小人物”的世界中。到拍摄后期,黄轩在这个小人物的世界里游刃有余,已经完全“张光正化”了,以至于黄轩自己都有点担忧,怕之后再演有领导范儿的人物会找不到状态。

白百何与李雪结缘于《外科风云》,再次合作,李雪觉得她在表演上更加驾轻就熟。在郑有恩与张光正初见那场戏,白百何演了三条,将“看了又似乎没看”的眼神拿捏得恰到好处,既兼顾了礼貌,又为之后相见不相识做了铺垫。“她很擅长这种微妙的东西,”再次出演鲍鲸鲸的作品,白百何和角色的匹配依然“恰当”。

张光正郑有恩初见

李雪在看完《北辙南辕》后,觉得朱雨辰演得好,筹备《欢迎光临》时就请他来看剧本,他也一下子就喜欢上了王牛郎这个角色,“大家一拍即合”。“没想到演喜剧他更好玩了,”李雪说,他演出“师父”的感觉和作为过来人的深厚感。

白宇帆则是最早定下来的演员之一,他在《山海情》中饰演的马得宝,得到了孔笙以及正午阳光其他导演的认可。《欢迎光临》中,陈精典是个看起来“有点讨厌”的角色,在李雪和他沟通了人物的成长线后,他放下包袱,坦然地演绎了一个有缺陷、却在不断进步的角色。

这些真实鲜活的人物,汇聚成了《欢迎光临》烟火缭绕的生活感。区别于正午阳光以往强话题的都市剧,《欢迎光临》的喜剧风格贯穿始终,冲淡了社会议题的尖锐。李雪说:“我觉得这种五光十色的人物才是现实中的存在。”

三对CP合影

轻松地创作氛围,并不意味着对细节的忽视。李雪延续了一贯较真的特点,让《欢迎光临》有着其专业的一面。虽然职场只是故事的背景,为了呈现出酒店的工作现状,主创团队至少走访了五家北京的星级酒店。从高层负责人到资深的基层员工,与他们一一对话。剧中,形形色色的客人,都来自员工们所讲述的真实经历,比如,面对无理取闹的“奔驰男”,门童三兄弟动手的时候把握什么样的原则,都有实际的案例和规章作为依凭。

选择北京东三环燕莎桥旁的威斯汀酒店作为外景,李雪下了很大的决心。酒店周围人来车往、常年拥堵,几乎每一次拍摄都要花费大量的时间精力来协调。但相比远郊更加安静方便的酒店外景,李雪认为,“威斯汀门口的植物是很漂亮的、很有特点的,很有北京气质的。”

除了酒店的戏,李雪尽量让其他情节也有着北京的气质。让李印象最深刻的是张光正和郑有恩表白心迹的那一场戏。大雪天里,小区楼房是上个世纪的陈旧样子,但远处透出城市中心CBD大楼闪烁的彩灯,这种新与旧的交织,是独属于北京的风景,映衬着主角之间的差距与融合,“是其他的地方很难复制的”。

身处真正的北京东三环,大楼林立,迎来送往,北漂们的生活困顿与繁华都市之间的反差感自然而然地凸显出来。

生活的希望

《欢迎光临》的故事从夏天开篇,到冬天过年,正戏经过了8个月的时间,李雪没有在刻意在情节上制造强冲突,而是从一些小事入手,来展现北漂、阶级差距、婚恋观念、代际冲突、养老问题等社会话题。

张光正和孙阿姨

李雪的考虑是,对于普通人的工作和生活来说,8个月的时间并不长,很难发生极大的波澜,但是由于戏剧冲突的需要,他把剧中的主人公都放在了一个“人生比较关键的节点上”。所以,回过头看,结局里每个人物都找到了积极生活的方向,是一个光明的、符合人物性格的向上型的结局。

“脚踏实地的生活,认真的对待工作、爱情、同事、朋友和家人,这些话虽然说得很简单,但是很难做到。小人物追求幸福生活,是不能止步的,这是我们拍这个戏一直秉持的最大初衷。”

不同于偶像剧中追求的浪漫情感,也不同于生活剧中框定身份条件,《欢迎光临》对于爱情的诠释更加简单质朴,李雪认为,张光正给郑有恩带来的最重要的是情绪价值,就如同郑有恩在剧中所说:“有一个男的张嘴说话我不想抽他,这对我来说已经很难得了。”

《欢迎光临》剧照

除了主角的爱情关系之外,人情练达的王牛郎,敏感自负的陈精典,温柔坚韧的佟娜娜(柴碧云饰),更有充满热情、可爱可敬的广场舞大妈们,这些丰富立体的人物群像,让《欢迎光临》在喜剧之外,更加地生活化。

通过群像深化主题,是李雪一直以来的创作风格。《伪装者》播出后,他就曾在采访中说过:“我希望一部戏呈现的是均衡的局面,不光是主演或者带有偶像色彩的演员被大家关注,而是每一个配角都能释放角色赋予的职业和个性。生活中能见到形形色色的角色,戏中也应该是这样。”

在《欢迎光临》中,反复出现的广场舞阿姨,虽然不是绝对主角,但成为推动情节发展的关键环节,阿姨们也奉献了很多热烈和动人的瞬间。

在过去的影视作品中,几乎没有影视剧以正面的态度去刻画老年人的“广场舞生态”。《欢迎光临》则完整叙述了大妈们如何每天练舞、争夺领导权、参加比赛。张光正从斗智斗勇到融入其中,广场舞浸透了大妈们的人生智慧,烟火十足、妙趣横生,也让小人物的生活变得多姿多彩。

《欢迎光临》剧照

实际拍摄之前,主创们并没有想到,除了协调外景之外,最让李雪犯难的是大妈们的广场舞。大妈们跳过很多段广场舞,有朴实的“潇洒走一回”, 新潮的“快乐跺脚操”,张光正还要在两派大妈Battle时,将两种舞蹈融合起来。到了参加比赛的时候,应该如何改编才能既适合大妈们跳又有新意和视觉冲击,都是主创团队从没有面临过的困难。

剧组不仅请来了专业的编舞团队,更找到了真正的广场舞团的大妈们,共同参与剧中的编舞工作。这是一次让李雪颇为难忘的导演经历,剧中的的广场舞大妈们实现了舞蹈的梦想,而通过这部电视剧,真正的广场舞大妈也在参与拍摄的过程中找到了新的价值。

李雪回忆道:“这些大妈们在退休以后,她们能够再次融入社会,跟我们一起工作,对她们来讲是一次很难得的经历,她们自己也非常开心。她们很尽心尽力地帮助我们,跟她们在一起工作,我们也非常荣幸。”

就像被观众津津乐道的那个“名场面”,孙阿姨(丁嘉丽饰)与杨大爷(毕彦君饰)互相喂对方吃西瓜,以融入生活的琐碎细节和平实的表演打动了观众,李雪表示:“不用额外渲染,其实这就是他们的日子,就是这样一天天过下来的。”

《欢迎光临》的大结局中,孙阿姨鼓励张光正的一番话,治愈又有力量。永不服输,永不躺平,人生在各种折腾的过程中,才会看到生活的希望。

虽然全剧都带着一种魔幻的、喜剧的色彩,但《欢迎光临》总制片人侯鸿亮则在最开始就认为“这是一个主旋律的戏”。李雪越做越觉得这个看法是准确的,归根结底,“用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去面对困难,这就是一个主旋律。”

挑战新的类型可能是创作冲动,但在实际操作中,李雪更倾向说这是一个“生活剧”,或者说是“风格比较明快的现实题材”。不过,具体是哪一种定位,在他心中都并不重要,李雪说:“对我们来说,这个戏够真诚、够打动人,这是第一位的。”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