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主页整个世界,最好用的网址导航
本月收录网址的数量: 0 今日收录网址的数量: 0 共计收录: 10219 通过收录: 10219 待审网站: 0 资讯文章: 37317
这个五一档,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作者:admin

浏览量:122

疫情导致的五一档“空窗”,为小体量电影提供了一些排片机会、出头机会,但究竟能获得多少票房,还是需要影片本身质量说话。毕竟,对五一档的坚守,影院会感动,观众就未必了。

作者|郭贴

编辑| 孤鸽

今年的五一档电影院,只能用一个词形容——冷清。

4月29日上午,记者正在采访一位影院运营时,看到了新闻:“北京东城区、西城区影院全部暂停营业。”采访气氛更悲凉了一些,没有乐观看法可发表。而随后,北京全市电影院暂停影业。

这个五一档,似乎还没开始就结束了。包括《检察风云》《保你平安》《你好,哥》等头部种子在内,八部电影宣布撤档;定档的几部新片《我是真的讨厌异地恋》《出圈吧,妈妈》、纪录电影《珠峰队长》等,则纷纷打出了“坚守”的口号。

重映和延长放映,勉强填补空窗。《一点就到家》《只要你过得比我好》《小美人鱼的奇幻冒险》等四部影片重映,《新蝙蝠侠》《神奇动物3:邓布利多之谜》《精灵旅社4:变身大冒险》等进口片延长放映时间,令这个小长假不至于太明显“无片可看”。

这个五一档还值得期待吗?答案已很难乐观,但每个关心电影的人,心中总有暗自期待。

五一档,坚守or撤退?

“坚守五一档,我们不撤。”

“你们坚守爱情,我们坚守电影。”

“准时出击,绝对不鸽。”

放在几个月前,很难想象这会成为一部电影的宣传口号。而如今,“不撤档”已经成为了五一档影片们的重要营销点。

光线影业爱情片《我是真的讨厌异地恋》成为了五一档最热影片。自从三月份定档以来,该片在集体撤档潮中巍然不动,海报中一句“你们坚守爱情,我们坚守电影”,俨然有救市之意,也算给了市场一份别样的感动。

女性励志题材电影《出拳吧,妈妈》则逆势空降五一档。这部讲述拳击手妈妈为了孩子抚养权重回赛场的故事,有着冲破阻碍、勇敢迎战的态度,正适于冲淡疫情下五一档的阴霾气氛,片方也适时打出“不放弃,就出击”的宣传口号。

纪录电影《珠峰队长》于4月23日宣布“做了一个不理智的决定”,将影片提前到五一档进行全国大规模点映。电影官博中写道:“想用实际行动支持五一档,表明我们与中国电影市场风雨同舟的决心。”民间登峰队一路克服重重阻碍、登顶珠峰的故事,也隐隐为当下形势打气。

坚守的影片,固然令影院有片可上,为阴云密布的五一档带来了些许希望,但不可能忽视的现象是,原本被视为头部种子选手的主旋律商业片《检察风云》、喜剧片《保你平安》、《你好,哥》均选择撤档,选择“坚守”和“空降”五一档的往往是一些相对小体量的电影。

究其原因,疫情下的影院情况,无法撑起头部影片的票房预期。自3月起,全国影院受疫情影响,营业率在50%左右徘徊,日均票房跌破千万元。对于头部大片而言,这样的营业率“让发行看了都害怕”,强行上映必败无疑,只能选择撤档。

而对于小体量电影来说,这恰恰可能是一次机会。放在头部电影云集的热门档期中,它们无法得到较好的排片,顶多只能“喝汤”。但如今头部电影集体撤退,反倒可以“搏一把”,若疫情稍稍稳定,就可享受缺乏竞争的五一假期。

从某种程度上说,疫情导致的五一档“空窗”,为小体量电影提供了一些排片机会、出头机会,但究竟能获得多少票房,还是需要影片本身质量说话。

毕竟,对五一档的坚守,影院会感动,观众就未必了。

五一档难救,电影院难救

对于坚守在五一档的影片,业内也并不看好其票房能力。根据拓普数据,《我是真的讨厌异地恋》《坏蛋联盟》《出拳吧,妈妈》预测总票房不过2亿元,相较于去年五一档16.3亿元的总票房相距甚远。

一方面,头部影片撤退留下的市场空白,无法完全被小体量电影吸收。

截止4月29日,根据猫眼专业版数据,《我是真的讨厌异地恋》《坏蛋联盟》《出拳吧,妈妈》三部新片的想看人数分别为35.5万人、2.5万人、7931人。

《我是真的讨厌异地恋》受制于此前《你的婚礼》《十年一品温如言》等片透支的国产爱情片口碑,票房前景不被看好;《坏蛋联盟》是动画片,本就有票房局限性;而《出拳吧,妈妈》的题材和阵容,也缺乏市场号召力。

在影院经理看来,这些影片不太可能起到“救市”作用,顶多是在头部影片撤退后,令自己的票房成绩好一些。“比如某部小众电影票房只有3000万元,现在头部影片没有了,它可能达到5000万元了,或者过亿。”一位影院经理告诉《 博客天下》。

此外,小成本电影,往往意味着宣传费用较低,原本就不太吸引大众目光,宣发还不够规模,自然更是乏人知晓。一位影院经理直言:“除了《我是真的讨厌异地恋》,其他几部片子,也只有关心电影的人知道,大众根本不了解。”

而疫情之下,观众观影意愿的降低也显而易见。放在几年前,五一期间逛商场,随便挑部片子去看的观众,还大有人在。但如今的观众,没有特别想看的电影,绝不会选择走进电影院。

一位资深电影人表示:“如今看电影就三波人,第一波人是影迷,第二波人是情侣,第三波人纯闲着没事。谁会在这个时候看电影呢?他们都觉得没啥片子可看。”几天前,他曾写文章说:“大家都需要一部‘重量级’的影片能够真正空降定档,虽然有一点难度,但复工后急迫摆脱低迷的心理是众望所归。”可重量级影片,不会选择这个各地疫情反复的档期。

虽然头部影片“空窗”导致损失显而易见,但对于发行方的“撤档”决定,影院人更多表达的是同病相怜的理解——他们太清楚如今影院有多萧条。

影院投资经营人刘建新告诉《博客天下》,自己所投资管理的影院中,青岛店计划五一前复工,天津店尚未接到允许复工的通知,只有北京店目前正常营业:“但票房非常惨淡,每月亏损二十多万。”他非常理解发行方的撤档行为,“毕竟都是真金白银投资拍摄的,他们也承受了很大的投资风险,互相理解吧,都是该死的疫情害的!”——采访后不久,北京全市电影院停业。

一种业内说法是:“影院营业率达到70%,发行定档才稳妥。”在这其中,还要求全国几大票仓城市的稳定状况。在疫情封控导致国内影院营业率减半、票房大盘创近几年新低的情况下,许多影片的撤档早已在意料之中,等待官宣撤档,不过是等待靴子彻底落地。

还有没落地的靴子,得观望疫情势头。在接受采访时,一位影院总部运营,感叹疫情反复下的不安,几大票仓城市接连失守:“上海封了情况已经很糟,现在北京又出事了,对,今天广州白云机场那边又有确诊,那边影院还刚刚复工,不知道会不会又停业。”

虽然话里透露着悲观,但他最终还是在采访中表示,很看重这次五一档。在刚刚过去的清明假期,全国总票房仅1.2亿元,创十年内新低。此次五一档,不仅关于现金流,更关乎行业信心。

“希望能给行业打一剂强心针,让大家觉得我们这个行业,还是有希望的。”他说。

咬紧牙关,等待曙光

接受采访的时候,一位影院总部运营强烈建议为春节档票价上涨“平反”:“这是今年电影院唯一赚钱的时候,我们同事是正常根据市场需求涨价,为什么要说得像利欲熏心呢?”在当时,由于春节档电影票价上涨,影院遭遇着“竭泽而渔”的批判。

如今看来,这个“史上最贵春节档”倒更像是影院的救命稻草。“如果我们没有那一拨现金流,可能关门的影院会更多。”他说。

据《证券日报》报道,一部分影院已经开始了一些“花式自救”行为。比如尝试增设剧本杀、影楼、咖啡馆、音乐餐吧等业务。但对于大多数影院来说,唯一能做的,还是“节源”:缩短营业时间、降薪裁员、压缩人力,尽量节省成本。

这又是一个巨大的讽刺现象——行业的所有雪崩,最终都压在了底层从业者身上,而这不仅仅出现在电影行业:。

关于未来,所有人都很迷茫。展现在电影行业面前的,是一个恶性循环:疫情反复下影院营业率低发行不敢定档缺乏好片吸引观众走进电影院影院营业情况更差……

现在的局面,或许比2020年初还要难熬。一方面,两年多的疫情已耗尽了影院的生存潜力,折腾不起了,另一方面,“2020年是全国统一的影院关停,政府政策扶持力度大、物业不得不考虑适当减免租金、设备维保等费用也会相应减免,而现在是各地不同步的影院关停,政策扶持和物业减免很难要到,但反过来重点影片的撤档却是全国同步的。”刘建新表示。

“保生存”成了如今的唯一要务。他观察到一些“向好”的方向,比如目前一些大的院线公司、影投公司已经着手清理不良影院项目,尤其是高租金影院项目,甚至变成纯票房提成模式,修正了过去资本浪潮中的狂热。但由于下游市场惨淡,上游制片方自然也缺乏信心,大制作项目的搁置和延迟,势必也会令未来电影市场“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电影行业现在只剩一个感觉:难!只能采取一项行动:熬!”

咬紧牙关熬下去,是电影人的现状,且可以预料会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持续着。但总有一些东西,激励着大家往好的那面想。

北京慈云寺影院宣布停业的那天,一排排椅子被拆下,摆放在马路边,如同一排排“墓碑”,有许多影迷去打卡告别。这个极具象征性的画面,牵动了许多人的叹息——关于行业的渺茫未来,也关于那些美好旧日回忆。

电影不是刚需,但它总是能刺中我们心中最柔软的部分。但愿这样的告别少一点,希望疫情早日过去,我们能在银幕前再次相聚。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