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主页整个世界,最好用的网址导航
本月收录网址的数量: 0 今日收录网址的数量: 0 共计收录: 10219 通过收录: 10219 待审网站: 0 资讯文章: 37317
TVB知天命,不问前程

作者:admin

浏览量:151

“TVB的朋友们,大家好!”上周日,王祖蓝在湖南卫视节目《声生不息》中作为“金曲推荐官”,用粤语向来到现场的观众打招呼。

长沙的演播厅见证了王祖蓝的成长。10年前,他在1月的《快乐大本营》完成了内地首秀,同年成为《百变大咖秀》的常驻嘉宾,打响了他在内地的知名度;10年后,王祖蓝再次来到这里时,其角色已然变化:担任TVB首席创意官一年有余,王祖蓝正在着手TVB综艺内容的改革,《声生不息》能由湖南卫视、TVB一同制作,同时播出,少不了他在中间的牵线搭桥。

与他同一时间从艺人身份跃升为行政高管的,还有他的师父曾志伟。去年1月,TVB宣布曾志伟成为副总经理兼行政委员会特别顾问,与王祖蓝一起主管了整个TVB的综艺及资讯娱乐节目。8个月后,曾志伟更是以史上最快的晋升速度升至总经理,负责所有跟内容运营相关事务,包括各类内容 (综艺、合拍剧、音乐)的制作,以及节目采购及策划。

2010年之后,内地制作力量的崛起对TVB形成虹吸,此后每一任新官的主题就成了“用情怀呼唤老TVB人回巢”。上任总经理杜之克执掌期间,罗嘉良、方中信等曾回巢拍戏,曾经的金牌制作人、《法证先锋》监制梅小青、刘家豪也回来重启老IP;曾、王上任后,多年不拍TVB戏的黄宗泽也宣布将主演《法证先锋5》。

对TVB来说,远去与归巢,始终是主旋律,老艺人或者高管用“情怀”隔空喊话,也时常上演。

早在2013年,曾志伟就多次喊话刘德华、周润发“回家”,2014年还带着“姑姑”李若彤拍摄了《女人俱乐部》。可情怀发电,终究不持久,回巢的艺人拍完一部又走,《女人俱乐部》也仅在年度收视率排行中排第九。“感情需要人接班,接近换来期望,期望带来失望的恶性循环。”

《女人俱乐部》中的李若彤

但两人掌管综艺后诞生的《声生不息》,意义非凡。这是香港回归25周年的献礼综艺,也是首个两地一同制作、共同播出的大型综艺。掌管一年多以来,曾、王为TVB带回了先进的综艺模式和大数据系统,成熟的后期团队,以及与内地深入链接的合作方式,而这都已经,或将要在《声生不息》中有所体现。

人们回头发现,时值“知天命”年纪的TVB,“重塑辉煌”愈发像一个触不可及的旧梦。或者,旧梦经不再重要,取而代之的,是一代人和一代人一起,对全新自驱体系的期盼,走出情怀的嗟叹,拥抱另一种命数。

“娘家”

“港剧和港产片在华人世界很有影响力,我希望发挥传承,提供娱乐及正面讯息给观众,而且这里是我成长的地方,我视TVB为‘娘家’,我有使命也有责任将TVB搞好。”这是曾志伟对“为何接下TVB重任”的回答。

劝说王祖蓝时,曾志伟说:“你现在不回来什么时候回来呢?” 王祖蓝想的也是:是时候把在内地的经验拿来回馈娘家了。

对曾志伟和王祖蓝而言,“娘家”这个充满人情味而非商业关系的称呼,也的确可以使用。即使演艺生涯几经浮沉,或是重心一度放到内地,二人也从来没有断掉与TVB的关联。

1992年,拿下金像奖最佳男配角,又在亚视主持过高人气节目的曾志伟来到TVB,主持《奖门人》。这档以整蛊明星为主的搞笑节目,由此成为播出18年的高收视长寿节目。曾志伟同时还主持了20年的“港姐”竞选(1992-2012),和18次台庆,见证了TVB从与亚视剧烈竞争,到稳坐霸主,再到如今强敌环伺的起起落落。

《奖门人》初代主持曾志伟、陈小春、林晓峰

曾公开批评TVB“山头林立”的曾志伟,自己也是一座山头:TVB势不两立的两大派“拥护”的曾励珍和乐易玲,前者是他堂姐,后者则与他合伙开公司。他的影响力辐射至整个香港娱乐圈,连任4届香港演艺人协会会长,2013年他60大寿,TVB砸了200万人民币为其办派对,请来700名圈内人录制成一期特别节目播出,金像奖甚至为他推迟了一天举办。

王祖蓝的走红也离不开曾志伟的提携。2008年,签约TVB四年,一直只能演些小角色的王祖蓝,取代了林晓峰“奖门人”固定主持的位置,以曾志伟搭档的身份迅速蹿红,并在当年拿下自己在TVB的第一个奖。在前往内地、成为《百变大咖秀》常驻的那年,由他创作和主演的《老表,你好嘢!》也在拍摄,TVB高层特许他兼顾两头,为他后来在内地的大红打下基础。

王祖蓝在《百变大咖秀》中扮演张惠妹

TVB高层的特许,也是对内地水温的试探,而曾、王也成了TVB与内地资本探索合作的参与者。

《百变大咖秀》热播的2012年,上海文广宣布与TVB成立翡翠东方公司,全面运作TVB在中国内地的所有业务,发布会上高层表示,派王祖蓝到内地的合作就是试水,而上海文广彼时的总裁,正是如今TVB的大股东及非执行董事、华人文化董事长黎瑞刚。

2016年,曾、王和邵氏兄弟(TVB全资子公司)在内地成立了“手工艺创作公司”,将一众TVB出身艺人如邓萃雯、徐子珊、陈子由、阮兆祥等签至麾下。而如果TVB艺人这几年想试水直播,加入王祖蓝联合创办的另一家公司海西传媒,也是不错的选择。

如今,这两家公司都已入驻大湾区直播基地,带货成绩斐然的王祖蓝表示想将自己的经验带过来,“很多TVB艺人有潜力变主播。”

综艺是曾、王二人所长。与更加行活的剧集业务不同,综艺往往更能代表平台的意志与能力。此时,想要让综艺业务推陈出新、同时与内地加强合作的TVB,将二人提至高管位置,也是情有可原。

曾、王之前,掌管TVB综艺业务的余咏珊未能在模式上做出太多创新,TVB低成本的美食、旅游节目泛滥成灾,被部分观众嘲为“煮食台”。在TVB裁员潮时,她“炒人有理”的发言也惹来诸多非议。

对“煮食台”的名称,余咏珊当时对媒体的解释是:“这几年TVB节目越来越难做,同事外出工作都会被攻击,只有关起门来做饭才安全。”

相比之下,曾、王在回归时带回了一支在内地磨砺多年的香港后期团队,团推参与过内地《奔跑吧》《高能少年团》《我们相爱吧》等多个综艺节目的后期制作。更多新潮的综艺模式也在TVB上演:香港首个配音比赛明星真人秀节目《好声好戏》,舞蹈选秀节目《盛.舞者》,模拟案发现场让明星来真探的《死因有可疑》等等。

《好声好戏》

不过,在这一系列新鲜综艺里,都能看到内地综艺的身影。《好声好戏》可以类比同样以配音形式进行明星竞技的《声临其境》,《盛.舞者》主旨酷似《这就是街舞》,《死因有可疑》则基本是《明星大侦探》的翻版。

曾志伟在接管综艺业务的同时,还接管了音乐业务,甫上任就做了件大事。

环球、索尼、华纳三大唱片公司一度与TVB因音乐版权问题交恶,这导致多年来三大旗下歌手鲜少出现在TVB,他们的歌曲也很难在TVB被听到。而曾志伟上任后不久,就宣布了与三大唱片公司破冰,这才为其2021年真人秀歌唱选秀节目《声梦传奇》打下了基础——毕竟,很难想象一个选秀节目的选曲完全避开三大。

这一年半来,TVB节目中所体现的香港与内地的交融也越来越多了。记录中国扶贫故事,豆瓣评分9.5的TVB纪录片《无穷之路》正是在这一阶段播出。“希望没去过内地的香港年轻人,真正去了解内地。”曾志伟在采访中说。王祖蓝也曾于去年透露,正在策划的好几个香港回归主题综艺节目,有音乐相关的,有电影电视相关的,正在跟内地各大平台洽谈。

在这层意义上,《声生不息》成为了这个阶段、两人工作成果的集大成者。如果没有曾志伟与三大音乐公司的破冰,这样一档以经典港乐为主题的综艺很难出现在TVB。第一期里颇受好评的歌手炎明熹,正是《声梦传奇》的冠军。而在《声生不息》的百度百科介绍中,节目的成型既因导演对观众“怀旧情绪”的洞察,也离不开王祖蓝的牵线。

TVB又打了一次漂亮的情怀牌,之前是经典IP剧的翻拍,如今则是“港乐”的翻唱。

“鲶鱼”

TVB与内地的交融,从资本层面开始。

2012年翡翠东方的成立,让TVB获得了发展内地业务的支点。次年,优酷独家引进TVB港剧共百余部,达3000多集。据TVB2014年年报显示,当年翡翠东方增长迅速的业务是TVB与中国移动的合作,以及TVB向优酷土豆等视频网站发行电视内容。

2015年4 月 22 日下午,黎瑞刚名下投资公司华人文化产业投资基金(CMC)正式入股了 TVB 控股母公司 Young Lion。第二天,TVB宣布王雪红辞任非执行董事,由许涛继任,后者是引力控股的董事总经理,该公司是华人文化一直以来的合作伙伴。

“我们原来的股东比较保守,但华人文化的DNA不一样,他们有互联网和国际视野。很多的想法,我们不需要跟他们解释太多,他们一听就懂。” 时任TVB行政总裁李宝安曾对媒体说。据他透露,TVB最初与内地视频平台的合作由黎瑞刚牵头,双方一拍即合,此后,TVB开始与视频平台联手打造内容,重回内地市场。

主管这些合拍内容的,是2016年接任TVB副总经理的杜之克。

上任伊始,杜之克打的也是情怀牌,“我们有一个‘泛TVB’的概念,接受过TVB训练的人回来帮忙。这里面也有一些情感因素在,可能就说‘我不管你给多少钱了,我来演就是了’。”这也在2016年带动了台前幕后人员的“回巢”:方中信、吴启华、廖启智均确认了新剧的出演,《法证先锋》的编审蔡婷婷、监制梅小青以及其丈夫刘家豪也宣布归来。

码齐人员后,与内地的联动正式开始。2017年,TVB和爱奇艺首部联合出品的《盲侠大律师》上线,完结时收获了8.1的高分。2018年TVB半年报显示,超过四分之一剧集是与内地联合制作,其中包括《使徒行者2》、刘家豪监制的《溏心风暴3》(2017年)及梅小青监制的《宫心计2》(2018年)等。

《宫心计2》

与内地流媒体合作的同时,杜之克也在主导建设TVB的流媒体平台。

2016年,TVB上线了 “myTV SUPER”。推出后不到三年,myTV SUPER注册用户超660万(香港特别行政区人口740.98万,660万占比超过89%)。myTVSUPER初具规模后,新产品“bigbigchannel”上线,这一产品主打区隔于长视频的“短视频”,利用剧集衍生的恶搞二次创作、艺人直播、短视频等内容吸引20岁上下的用户。此外,TVB还授权了内地分发平台“埋堆堆”。

在做剧上,杜之克思路明确:与内地合作的剧,仍是过往观众认知里的“港味”,即宫斗刑侦、豪门,而在本土孵化的剧集,则要大胆创新,2017年讲述的士司机因意外成为降魔师的《降魔的》,2019年呈现了10个单元的灵异故事的《金霄大厦》等小众题材均是这样被孵化出来。如今在播期间的《金霄大厦2》,几乎每周更新都能登上微博热搜。

《金霄大厦2》

这一时期,出身TVB的人也好,剧也好,都成为内地文娱行业的一条“鲶鱼”。

合拍剧里的刑侦、悬疑要素,为同类型标清了基准线,虽不一定都是上乘佳作,但一定是合格工业化产品。而TVB出身的艺人们的敬业及业务水平,无论在演员综艺还是在热播剧中都备受好评,《延禧攻略》中佘诗曼的精湛演技可圈可点,戏外其自律的生活屡屡被夸赞。胡杏儿也可以在《演员请就位》第二季中夺得冠军。

但鲶鱼,终归不是主菜。几部源自经典IP的合拍剧,虽均有讨论度,却缺少足够亮眼的爆款。胡杏儿在《演员请就位》中大受好评,但后续甚至没有被批评的王楚然等年轻演员多。观众们屡屡感慨香港艺人的业务能力强,常常怀念港风,这种感慨与怀念,却没有在市场选择中实现。

情怀难变现,合拍剧始终没有找准自己的语法,有时甚至会有些不伦不类。“预算变多了,但没内味了”是这些剧常见的评价。过去TVB黄金年代出品的剧种类型如刑侦、古装,如今在内地都长出了更接近内地观众,更新潮的样子。《法证先锋4》推出的时候,豆瓣评分一路滑坡,早在几年前,内地观众就已经有了《法医秦明》这类更为有年轻感的作品。

TVB的财报表现也始终不如意。自2015年开始,TVB年收入出现连年下滑,这一年其收入尚有44.55亿港元,到了2020年,仅有27.24亿港元。而这一年,已经是TVB连续第三年亏损了。

糟糕的财报表现,让大股东黎瑞刚在2021年4月接受巴士的报专访时直言“TVB现在的情况,我是不满意的,而且我非常不满意”,认为“过去的10年对TVB来说可以说是‘迷失的十年’,是方向战略迷失的10年。”

黎瑞刚还透露了过去几年华人文化在TVB的话语权缺失,以及改革的势在必行。“在过去这几年中,鉴于香港特有的广播电视管理条例对我们的限制,我们基本没有参与TVB的具体业务……但是我觉得眼下是不同了,因为我确实看见了TVB非常严重的问题,而且这些严重的问题如果不纠正、不改革,我认为是一个生死存亡的问题。”

这个“严重的问题”,黎瑞刚也做了总结:创新乏力,全面老化。从团队老化、思维老化、运行机制老化,到节目老化、形象老化,是全面老化。“内部的管理也存在着很多的问题,山头林立、诸侯割据、矛盾很多,难以形成合力。”

在这个专访刊出前,曾志伟、王祖蓝已经接受华人文化的邀请,任职3个月,原先管理综艺业务的余咏珊已经离任。专访刊出后不久,李宝安正式卸任。当年9月,杜之克也宣布离开,曾志伟也以史上最快速度升任总经理。

表面和平的交接背后,暗潮涌动。

2021年,王祖蓝对媒体说:“如果是之前叫我回去,我觉得意义不大,那时候TVB的管理层可能还是延用一套比较传统的经营想法。他们不太懂内地,对内地也没太多感情和理解……但现在呢,黎叔(黎瑞刚)进来,他很懂内地的,而且许涛主席也是在内地管理过很多公司的,我跟他们一聊,发现他们非常了解内地的情况。”

过去五年的交融,也许还是太慢了。黎瑞刚的专访是一次正式宣告:加速键已按下,新的时代即将到来。

“东方快车”

杜之克的新去处,是TVB在香港最大的竞争对手ViuTV。

TVB的一些高层曾为遏制它的诞生煞费苦心。2009年夏,香港广播事务管理局进行公听会,提议发出新的免费电视广播牌照。TVB是最坚定的反对者,时任演员协会会长的曾志伟也曾多次声援,最终,牌照还是开放了,李嘉诚之子李泽楷创立的电讯盈科拿到了牌照,曾志伟也在此后宣布卸任协会会长。

2016年,电讯盈科所控的ViuTV正式成立,一诞生就开设了自己的流媒体平台。为了与TVB区别竞争,第一阶段ViuTV把重心放在了真人秀上,做一些香港还没有过的综艺模式,比如邀请8位在娱乐圈打拼但籍籍无名的女星来打拳的《G1格斗会》。

即使做剧,ViuTV也试图建立风格,既有5集短剧《短暂的婚姻》,也有一部剧呈现多种人物视角,试图打破观众“第四面墙”的《叹息桥》。

图片来源:优酷官微

与TVB的“全民向”相比,ViuTV显得更大胆、新潮。TVB前任高管陈志云就曾说,现在大家询问的方式已经变化了,有些人会说:你还看TVB?不看ViuTV?和以前问“你还看ATV(亚视)?不看TVB?”一样。

如果过去十年,TVB从内地感受到的是来自剧集冲击(毕竟2015年华人文化持股时,TVB正热播的是《武媚娘传奇》),现在从ViuTV感受到的则是来自综艺的威胁。2018年,ViuTV推出了有“港版101”之称的《全民造星》,该节目诞生的组合MIRROR已成了香港的“顶流”,其C位姜涛也被戏称为“香港蔡徐坤”。

香港街头常见姜涛的牌子

这或许也是曾、王工作侧重点与杜之克不同,要更偏向综艺的原因。而两家平台的“战场”,已经不止于香港了。ViuTV与优酷的合作自2018年开始,《叹息桥》便是在2020年4月份于优酷开启超前点播的作品。

除了同类型的对手之外,全球的长视频平台还有一个统一的对手:短视频。TVB在运营自己的短视频平台的同时,也在抖音上辛勤耕耘。2020年11月,TVB官方注册了抖音账号,至今已经发布了1651支视频,每天都会发布3-5支视频,有经典综艺和剧集的片段,也有最新作品的宣传。

虽然目前TVB官方抖音已经积攒了1087万粉丝发起的挑战,但看起来还需要找到更合适的玩法。官方曾推出“TVB眼技接力赛”的话题,让旗下演员都来发布注诸如“秒变反派”“她结婚了”等演技片段视频。

略显无奈的是,发起挑战的演员,视频点赞数多数不足20万,比不上参与到话题当中的不少抖音网红。

这类表层的连接,看上去并不够。在曾、王,以及华人文化的规划下,TVB与内地还需要有更加深度的链接。除了围绕香港回归25周年提出献礼作品之外,两地故事还有许多可以开发的空间。

杜之克曾说自己特别希望做一些 “真正的合拍剧”,比如20多年前的一部内地剧《京港爱情线》,是透过京、港两地男女不同的背景、性格及爱情观,如何相知相爱相守的故事。他认为这部剧“有内地与香港的生活痕迹”。而在内地选秀难以举办的当下,TVB所举办的选秀节目能否在内地播出以获得更大的影响力,也是可以想象的蓝图。

在TVB未来的发展中,黎瑞刚在专访中提到的是传统电视机构转化成互联网模式的芒果TV,或许是理想的参照物。在他看来,TVB的“制播一体”并不是问题,“湖南台不就是吗?但湖南台和芒果TV也在外面买节目,但他们自己有很强的制作能力。”毕竟,TVB的OTT平台在香港也有了极高的覆盖率。

黎瑞刚同时还认为,不应该仅仅把TVB看成一个本地电视台,而是当成一个品质内容的生产机构和供应商。“先为香港本地观众服务好,然后我们的内容可以走向更广阔的地域市场。韩国大概5000万人口对吧?但是韩流内容通行全世界。”

如果TVB如其所言,把自己作为品质内容的生产机构和供应商,未来它与内地几大流媒体平台的位置也会发生微妙变化,更激烈的竞争在所难免。而摆脱鲶鱼的身份成为主菜,或许是当下的优先选择。

曾志伟在今年的采访中,曾把TVB比做东方快车。这辆满百岁的快车横贯欧亚大陆,现在还在欧洲运行,虽然外貌没变,但内置已经完全现代化了。

“TVB也一样,它是一个这么大的内容平台,有55年的库存在里面,全世界有什么电视台里面有3千多的员工架构呢?这个庞然大物如何能够在现在这个年代向前行进,还希望保持现在(比较靠前)这个地位的话呢,就需要把对的人放进不同的岗位,与时俱进。”

“与时俱进”的时代车轮下,半百的TVB尚未蹒跚,可以选择的,无法选择的,都将成为历史页面的注释,规划可以规划的,眺望值得眺望的。

“这个是我自己的蓝图。”曾志伟说。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