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主页整个世界,最好用的网址导航
本月收录网址的数量: 4 今日收录网址的数量: 0 共计收录: 10216 通过收录: 10216 待审网站: 0 资讯文章: 37088
电影《人生大事》:幽默包裹着悲,映照现实

作者:admin

06-28

浏览量:107

  幽默包裹着悲,映照现实

  上映4天票房近3亿的电影《人生大事》,成为这个暑期档第一部备受赞誉的影片。影片中,演员朱一龙带来了和“小公爷”完全不同的反差感,被观众称作“颠覆性表演”。内容上,电影《人生大事》填补了国产片在殡葬题材上的空白,直面生死,又通过小人物的互助来温暖治愈,这种温情的叙述表达,给观众吹来了一阵暖风,也成为《人生大事》破圈的关键。

  电影《人生大事》讲述了朱一龙饰演的莫三妹刑满释放后“子承父业”,接手了父亲的殡葬店,在一次出殡中遇到了杨恩又饰演的武小文,机缘巧合下,他和两个合伙人拿到了小文的抚养权,但在那之后一系列意外接踵而至。

  在《人生大事》的演员阵容中,朱一龙是最重要的看点。银幕上的朱一龙说着武汉方言,留着寸头,喜欢花衬衫和夹脚拖鞋,力争靠近角色设定上的“市井痞子”形象。影片也多次出现朱一龙的眼神特写,但可惜的是,朱一龙的眼神太过干净,和“三哥”的粗糙味道还是有些不同,朱一龙自己设计的熟稔的“舔烟”动作,倒是加分不少。

  电影中,朱一龙和小演员杨恩又用武汉方言对话是一大特色,另一方面,对于殡葬行业的讲述和呈现,成为《人生大事》最特别的地方。影片开头就是莫三妹给老太太穿寿衣,用偷东西的乌龙,展现了殡葬从业人员会遭遇的种种偏见。还有莫三妹的情敌意外死亡后,莫三妹和父亲去殡仪馆给死者化妆,以及小文在粉色骨灰盒上画画,笑点频出、鸡飞狗跳的活人葬礼等,细节处都是对丧葬习俗、风土人情的呈现。这种电影里相对冷门的主题,让人不由得想到日本电影《入殓师》,但《人生大事》并没有着重突出“苦”和“悲”,反而多了一份幽默感。

  朱一龙和杨恩又的对手戏,是整部影片剧情上的看点。莫三妹和小文的关系,从最开始的势不两立、水火不容,到后面产生父女亲情、难舍难分,整个情感的过渡和递进很有说服力,很多桥段让人落泪。比如莫三妹“残忍”地告诉小文,烟囱冒出的青烟就是姥姥,小文又在学校告诉老师,“爸爸”莫三妹是在天上种星星的人。后来小文的生母找来,莫三妹趁小文睡着,将她抱上出租车送走,结果小文醒了后哭闹着要下车,拍着车窗大喊“爸爸”,莫三妹跟在车后面狂奔,跑到连夹脚拖鞋都不见了,这两人之间的关系层层递进,带动着观众的情绪。

  有笑有泪,是电影《人生大事》的关键词。影片的监制韩延多次使用过有笑有泪的创作手法,试图在不同的阶段和语境中,与观众一同探讨生的意义和珍贵。比如他此前执导过的电影《滚蛋吧!肿瘤君》《送你一朵小红花》,均涉及生与死的议题,且与《人生大事》用喜剧包裹现实的手法相似。

  电影《人生大事》的“笑”,藏在小人物之间表现出惺惺相惜的互助,另一方面是主角相识过程的啼笑皆非。“三哥”遇到了桀骜性格的孤儿武小文,一个自称孙悟空,另一个手拿叉戟,扎着两个冲天发髻,造型酷似哪吒。两个人初相识的时候是住上下铺,小文被纸糊娃娃吓到不敢去上厕所,在上铺尿床弄了莫三妹一脸,莫三妹洗了床单却发现房产证裹在里面,把房本洗成了空白本。

  将严肃宏大的命题处理得轻巧,需要幽默的桥段,也需要生活中真实的“悲”。《滚蛋吧!肿瘤君》的“悲”是无法治愈的绝症,和熊顿从急诊室到血液科再到化疗过程中的真实痛苦。《送你一朵小红花》的“悲”是韦一航的那句台词“我怕刚把真心掏出来,我就死了”。《人生大事》中,莫三妹和武小文的处境都很困难。莫三妹从事着殡葬一条龙服务,本身的职业属性导致他遭遇着种种偏见。而小文失去了外婆,舅舅家也不愿养她,变成了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儿。幽默包裹下的悲,是影片的底色。

  宋说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