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主页整个世界,最好用的网址导航
本月收录网址的数量: 4 今日收录网址的数量: 0 共计收录: 10216 通过收录: 10216 待审网站: 0 资讯文章: 37088
时隔三年回归,这部香港医疗剧没让人失望

作者:admin

06-30

浏览量:128

2022年6月27日刊|总第2916期

6月22日,TVB新剧《白色强人2》在优酷正式开播,相比TVB在香港7月25日的定档日期,内地观众可以提早一个月入局追剧。

除了主演的悉数回归,陈豪和胡定欣在第二部的加盟,也让这部剧凭借“三视帝+二视后”的主演阵容更加吸睛。

在第一部中为了推行医改方案而行走在灰色地带的杨逸韬(郭晋安 饰),在第二部中又开始为“全面开放医药草案”(以下简称“草案”),与香港医发局以及电视媒体斗智斗勇。

杨逸韬一上来,就带着身患罕见病晚期的赵宛兰与医发局在听证会上对垒;空降明城北医院的新院长叶晴(胡定欣 饰),一上来就和杨逸韬针尖对麦芒,喊出了“明城北即将变成历史”的狠话……

正如剧中的急诊科主管医生余湛琛(蒋志光 饰)所言:“明城北又要打仗了!”

权力、医疗、爱情:三线并行

《白色强人2》延续了第一部的风格,通过医学界的权力斗争、医院内的医疗案例和几对情侣的爱情线,来讲述故事。

《白色强人2》中,医学界各方的权力角逐,是本剧的一大看点,也是观众看剧的一大爽点。杨逸韬的医改之路,也从“公立医院私有化”变成了“草案”。在剧中,“草案”是指进一步开放医保用药的范围,将罕见病的所需药品纳入医保体系,让患者可通过医保渠道买药看病,降低患者的医疗费用。

然而杨逸韬的方案从洽谈到过会可谓困难重重,不止医发局放出了叶晴这只拦路虎,财政司和议员也都用软顶的态度对待“草案”。在他们看来,财政支出方面要做的考量是平衡,而非让医疗支出独大。

因此,为了遏制杨逸韬的脚步,医发局与电视台暗通款曲,意图把杨逸韬从院长的位置上拉下来。而杨逸韬也不是善茬,他擅长将自己的长处化为武器对敌人进行反击。在面对医发局提出希望他主刀小提琴家胡子翘的脑肿瘤手术时,杨逸韬直接提出,除非医发局局长当众表态支持“草案”,否则绝不参与。杨逸韬够直接、也够狠的性格,让这一人物的形象,变得更加丰富、带感。

在剧中,急诊室、心胸肺科、神经外科,是故事的三个主场所,在各色病患的往来中,观众能看到每个病人背后的秘辛。

全班食物中毒,其他孩子都被家长接走了,只有轩仔忍着腹痛留在原地。直到急诊科医生苏怡(唐诗咏 饰)发现这个在角落里捂着肚子的小男孩,才发现他并不止是食物中毒,同时还患有食管裂孔疝,且患病时间不短。

等到深夜,忙于工作的轩仔妈妈匆忙赶到医院后,苏怡对风尘仆仆的她说:“职场妈妈很不容易吧?但是我相信,对于孩子来说,你的陪伴比金钱来得重要。”

因与女友发生争执而被女友误伤的何俊扬,不论医生如何劝说都不愿拔掉插在胸口上的刀,因为他不想警察把刀当证物带走,只希望能护住女朋友,让她免受牢狱之灾。

作为主治医生的唐明(马国明 饰),看到了何俊扬的坚持,在劝说他的同时也在想办法开解,甚至不惜被他投诉,只为救他一命。有人提出“如果何俊扬死活都不配合治疗该怎么办”,唐明脱口而出:“那就把他打晕,直接推进手术室。”

穿插在两条主线之中的,则是几位主角们的爱情线。在第一部中终归于好的苏怡和唐明,在第二部里感情升温,越来越有默契、越来越懂得为对方着想。每当唐明手术结束,苏怡都会送上一杯黑咖啡,给他提神解乏。每当苏怡有烦心事,唐明也会陪在她身边,为她开解、给她安慰。

杨逸韬和吕霭宁(张曦雯 饰)的师徒恋,同样让不少观众暗戳戳嗑糖。当吕霭宁在电视上看到唐逸韬在听证会上的侃侃而谈,她会不自觉地翘起嘴角;当杨逸韬看到吕霭宁愈发进益的手术技法,他会由衷地给予她肯定。彼此欣赏、相互支持,合拍的爱情,不外如是。

现实观照,颇具深意

一个个故事背后,体现出剧集对现实的关照、以及对社会的反思。杨逸韬提出的“草案”虽然理想主义色彩浓重,但是剧中看病难、吃药贵的种种情节,恰恰都是现实社会的真实写照。

听证会上的赵宛兰,身患罕见病“结节性硬化症”,这个病不仅会让人全身长满肿瘤,还会让病人时刻面临肿瘤破裂而大出血的风险。这种病虽无法根治,但却可以通过药物来有效遏制,因药费昂贵,很多病人负担不起,只能看着肿瘤一天天变大、最后因肿瘤破裂而亡。

赵宛兰也没有摆脱这一宿命,虽然明城北的医生一直在奋力抢救她,把她一次次从死亡线上拉回来,可惜,她终究还是因肿瘤破裂导致全身器官衰竭而亡,她的女儿甚至都没有见到她最后一面。

赵宛兰留在世界上的最后一句话是:“是不是我们这种穷人,命就这么不值钱?我真的不甘心,我不想死。”一句话、一条命,赵宛兰的故事让人震撼又心酸。

“有啥别有病,没啥别没钱。”这是坊间流传的一句俗语,从这句话中,我们感受得到医疗支出带给人们的压力之大、负担之重。病痛,于生命而言是不能承受之重。

人的脆弱,不只存在于身体和精神上,更在于金钱上。如杨逸韬所言:“我的草案只是希望百姓们所交纳的钱,能够真正地用在他们自己身上,我不明白你们为什么不能同意。”

患有庞贝氏症的苏嘉聪和他妈妈的死,进一步唤起了观众的共鸣。苏怡接诊时,看到苏嘉聪带着呼吸机,便感觉出他不只是身体疼痛这么简单,在苏怡的追问下,苏嘉聪的母亲才讲出儿子身患庞贝氏症的实情。

面对苏怡的质疑和责问,苏母在气急败坏之后的崩溃,让闻者为之伤心,听者随之落泪:“我还能怎么办?从孩子确诊以后,我老公每天打三份工,我每天都在陪着他。可是每个月十几万的打针费用,我们真的撑不起,真的没钱再买药了。没钱,就只能等死。”

有哪个母亲会不想救自己孩子的命?但当面对无法承受的负担和希望渺茫的未来,又有谁能不动摇、不绝望?母子俩最后选择跳楼自行了结,对他们一家而言,是解脱;对戏中人而言,是血淋淋的实例;对戏外的我们而言,则是沉重警钟的再次鸣响。

虽然杨逸韬的草案推进不顺,但是叶晴所提出的另一份草案,带给了剧中人新的希望。叶晴深知杨逸韬的提案在希望压缩医疗支出的财政司眼中,无异于空想,但是她在心底始终认同杨逸韬的想法。

所以面对进退两难的环境,叶晴提出“一边给病人开绿灯,一边自主研发药物”的新提案。在叶晴看来,与其只靠财政司来填补金钱上的窟窿,不如在根源上把窟窿堵住,即自行研发药物,以获得药物的自主定价权。

正如《白色强人2》所演,理想主义行路难,对于社会而言,有选择性地折中,以及直达问题根源的出击,才更有效。

目前,有不少观众刷起了“期待叶晴和杨逸韬联手”的弹幕,可见大家对后续剧情的期待和关注。在后面,主角们将如何化解干戈?他们又将如何走向合作、共同出击?对此,我们唯有拭目以待。

【文/弈辰】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