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主页整个世界,最好用的网址导航
本月收录网址的数量: 4 今日收录网址的数量: 0 共计收录: 10216 通过收录: 10216 待审网站: 0 资讯文章: 37088
谁在毁掉乐队的“夏天”?

作者:admin

07-19

浏览量:260

文/波诺

乐队终于等来了“夏天”,可是,这个“夏天”的初始,并不算太平。

先是多场音乐演出现场出现不文明行为,从万能青年旅店乐队鼓手、脏乐队主唱被砸,到九宝乐队巡演时有人使用不明液体喷雾向周围观众喷射,纷纷引发众多乐队齐齐发声,发起#向不文明观演行为说不#。

随后,又是知名乐队不合或面临解散的新闻成为娱乐焦点。刺猬乐队鼓手石璐男友使用石璐微博账号喊话乐队主唱赵子健:“赵子健,你再欺负石璐,试试”,当日清晨,赵子健回复,称石璐男友是“诋毁乐队成员”“挑拨离间的人”,并表示“今天晚上可能是我们三个人在一起的刺猬的最后一场演出”,虽然事后赵子健在评论区回复网友称乐队是“不会散的”,但热度依旧不减,截至7月17日上午,“刺猬乐队 解散”依旧挂在微博娱乐榜热搜第七位。

微博截图

无论是舞台上各个乐队遭遇的不文明行为,还是舞台下乐队本身的“爱恨情仇”,全网关于音乐演出最大的争议还是来自于“演出刺客”,即越发高昂的音乐演出门票。

上海育音堂工作人员凡木对壹娱观察(ID:yiyuguancha)说道:“高票价的出现,一方面是疫情影响之下的不确定性有关,另一方面,也与定价权的转移有着紧密关系。”

暴躁的观众,不断被惹“火”的网友,今年的线下音乐演出市场,真的可以用“一地鸡毛”来形容。

飞涨的票价与暴躁的演出现场

“演出刺客”正深深刺痛乐迷的心。

7月初,网友“李木子的追剧日常”发微博称,livehouse、音乐节、演唱会等演出票价愈发高涨,演出刺客已经出现。这条微博的配图,是近期密集出现的各种演出票价,从288元到2280元不等,并且多数都已经显示“缺货”状态。随后,#谁来管管演出刺客#、#演出刺客#等话题登上微博热搜,引发网友广泛关注。

然而,扑面而来的吐槽似乎并没有引起主办方的关注,7月12日,草莓音乐节武汉站票价公布,“两日通票预售价980元、全价单日票680元”的定价引发乐迷吐槽,据媒体报道,草莓音乐节武汉站的票价,从2011年的现场单日票100元(学生60元)到今天,翻了近7倍。

原本以为这个价格已经是音乐节“天花板”,谁知两天后开票的仙人掌音乐节再次刷新了网友认知。

7月14日,仙人掌音乐节最低票价999元,最高票价为2999元,主办方还贴心表示支持最高12期分期付款。一时间,“贷款看音乐节”“黄牛看了都自愧不如”“明明可以抢钱,却还给我听音乐”的吐槽声络绎不绝。不过,网友的吐槽遭遇主办方回怼,一位乐迷留言“还敢再贵点吗”,主办方表示“等下次哈”。

根据网友的整理,仙人掌音乐节五年的时间,单日预售票涨价超三倍。

图源:@有Live

“演出刺客”话题持续发酵,原本音乐节的忠实拥趸也转换态度,音乐节和乐迷之间的关系变得微妙又尴尬起来。

与此同时,暴躁观众在音乐节上引起的“狗血剧情”也愈演愈烈。草莓音乐节武汉站票价公布前一日,据新浪音乐消息,万能青年旅店乐队演出前,主持人宣布因天气原因临时取消演出,观众情绪激动朝台上扔矿泉水瓶,随后,#万青演出取消#、#万青乐队发声#等话题先后登上微博及抖音娱乐榜。第二天,脏手指乐队在演唱“让我给你买包烟”时,再次被台下观众扔东西,并砸在乐队成员脸上,这次直接登上热搜榜第一位。

不仅是音乐节,livehouse同样引发网友吐槽。据一名微博博主爆料,7月2日晚,某Livehouse演出现场存在排队混乱、演出票超卖(700人场次售卖1200张票)、现场乐迷晕倒且主办方处理缓慢等问题,登上微博热搜。

一边是傲慢的音乐节主办方,一边是暴躁的乐迷,加上管理混乱的livehouse,一时之间,线下音乐演出市场的混乱众生相,集中曝光在聚光灯面前。

乐队们等来的这个夏天,却是尘土飞扬。

为何出现“演出刺客”?

线下音乐演出行业问题,尤其是票价高企问题的集中暴露,也引起从业者的担忧。

上海育音堂工作人员凡木告诉壹娱观察(ID:yiyuguancha)演出票价上涨,与演出合作分销模式的变化有很大关联。

十年前,全国大部分巡演,都是由艺人、艺人自有厂牌或经纪公司主办,但近年来随着行业发展,越来越多大小不等的专注乐队巡演的主办方涌现,他们与乐队、厂牌或者经济公司商谈一整个巡演的场次数量和打包费用,并主导巡演路线和票价的制定。“这个模式在台湾乐队来大陆的巡演中特别普遍,这几年也扩展到了大陆的乐队”,凡木介绍,“这样一来,定价的话语权就转到了第三方的巡演主办方手里,从追求商业利益的角度来说,肯定会造成票价的上涨。”

图源:网络

除此之外,演出票的定价方式需要综合多方面进行考量,除常规内容诸如演员演出成本、场地成本之外,疫情期间音乐节延期、取消的成本也会被算入其中,最后得出的ROI为正,才有做下去的必要性。

独立音乐人李星宇2022年还没有做过线下演出,他现在的大部分时间都在读书、做音乐中度过,“估计要到明年开始演出了”。

针对近期发生的“演出刺客”现象,李星宇告诉壹娱观察(ID:yiyuguancha),无论是演出方、主办方还是场地方,在成本压力之下都会形成挤压,于是压力只能不断向下游转移,最后落在消费者身上,“如果挣不回来,这些从业者接下来的生活也会成为问题”。李星宇认为,演出票价计算方式和做产品思路相似,因此演出票高企与成本有一定关系。“我一般是这样算,如果规划10场演出,会提前计算有几场可能会取消,刨除所有支出后计算成本,如果收益无法cover成本,就需要重新定票价”。

事实也的确如此,据九派新闻报道,针对高票价问题,仙人掌音乐节主办方晓峰音乐公社表示,“确实跟其他音乐节比起来我们价格是比较高的,但是这个还是和成本以及阵容有非常大的关系。”

仙人掌音乐节嘉宾阵容

除了演出分销方式的改变和对演出本身的成本考量外,疫情期间供求关系的变化在很大程度上也影响了票价的制定。一场演出,从策划到审批,再从开票到演出,线性的环环相扣意味着,无论哪一环节出现问题,都无法导向最后的演出环节。

凡木也认为,巡演过程中的风险会给演出带来很大不确定性,因此也会将各种成本考量放入票价中。“即使不谈艺人可能在某个巡演城市因为突发疫情被隔离这样机率相对比较小的事件,但巡演过程中不断因为疫情而造成巡演场次的延期或者取消,也会给整个巡演增加成本的支出同时减少许多票房收入,这种风险性也会间接影响票价的制定。”

壹娱观察(ID:yiyuguancha)不完全统计,近一周时间内,已经有海南草莓音乐节、凤凰韵音乐节、万宁草莓音乐节、成都海潮音乐节等多档音乐节宣告延期、取消。即便线下演出最终可以落地,也会因为上座率限制等原因无法全面开放售票,但另一方面,随着音乐节、livehouse等线下演出被大众熟知,越来越多年轻人走进线下音乐演出空间,“僧多肉少”进一步促成了演出票上涨。

被“重塑”的线下音乐演出,

该如何破局?

据小鹿角发布的《2022年中国LIVEHOUSE生存与发展调研》报告显示,2021年全年,5%的Livehouse年营收超过了300万元,4%的Livehouse年营收超过了500万元,更多Livehouse营收规模在100万元以下。虽然行业基本盘不大,但近年来,随着《乐队的夏天》等综艺节目出圈,livehouse、音乐节等线下音乐演出市场的确迎来了更多新观众。

新观众的涌入,导致线下音乐演出行业更“下沉”,在为livehouse、音乐节带来更多票房的同时,也带来了更多新问题。

其中具有代表性的就是粉圈听众的入场。一位业内人士告诉壹娱观察(ID:yiyuguancha),“他们不是真的出于对音乐的尊重来听音乐,而是偏向粉圈的人,我们说现在是livehouse2.0时代”。这位业内人士无不惋惜地表示,2.0时代,livehouse变成了另一种酒吧,“有些观众是来蹦迪的,不是来听音乐的,对他们来说,歌手在台上演出什么音乐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不能蹦”。

凡木也有相同的观察,他补充道,“很多新进入Livehouse的观众,会把Livehouse的现场演出,当作和去夜店、驻唱酒吧一样的娱乐消费方式,但其实Livehouse有自己的文化,也有自己的规矩。”

北京某livehouse

除了观众“饭圈化”之外,演出场地也需要扩容。凡木认为,近年来,虽然有一些城市的场地方陆续开始尝试运营千人以上规模场地,在livehouse细分市场方面发力,但当前更多的演出因为政策等原因,普遍缺少1000-2000人规模的Livehouse,只有带座位的剧场和音乐厅可以满足这种需求。这种现状也导致许多艺人需要在千人以下规模的Livehouse连演几场,门票供不应求。

大量涌入的乐迷带来了票价持续上涨本来是市场行为,无可厚非,但票价无序上涨也会进一步挫伤行业生态。

凡木认为,音乐节票价的虚高,除了疫情原因,和资本介入有很大的关系。

理性的音乐节主办方,都不会盲目把音乐节票价,上升到一个名不副实的高度,“但资本追求短期的利益,割完韭菜就会转移到下一个阵地,行业的健康发展和他们没太多关系”。李星宇则认为,主办方这样的行为在一定条件下的确可以获得更多收入,但是否会对音乐节受众产生伤害,还需要从业者继续思考,甚至从某种角度思考,是否会对演出者带来不利影响也需要大打问号:“因为一旦涨价之后很难降下来。”

李星宇告诉壹娱观察(ID:yiyuguancha),随意的定价、过高的差价,短期内必定会对之前的粉丝带来伤害,最后挫伤整个线下音乐演出行业。

售票平台显示的7月部分音乐节票价

而且,疫情期间,乐迷选择观看演出成本更高,演出某个环节出现问题则意味着演出无法进行,乐迷前期付出的时间、金钱成本,进一步被稀释。李星宇告诉壹娱观察,疫情期间,同样的演出,延期之后重新售票的演出与未延期的演出相比,票房少1/3到1/4左右。况且,随着票价的不断升高,观众对演出的心理预期进一步提升,一旦无法达到观众预期,高票价带来的反弹必然更强烈。

一边是不断涌入的新观众,一边是无法容纳观众的场地,一边是不断涨价的演出票,观演矛盾被进一步激化,线下音乐演出生态在某种意义上也被进一步重塑。

因此,“扔东西”现象多少带有一些观众对演出不满的情绪宣泄,把对演出方的不满,转嫁到乐手身上,矛盾激化也从线上吐槽转为线下行为。

事实上,livehouse和音乐节票价高企现象,与年初被观众吐槽的“春节档”电影票太贵在逻辑上相似。据灯塔研究院数据显示,2022年春节档期间,电影票价为52.8元,与此同时,春节档观影人次下降29%。进一步来看,无论是专注春节档的电影院还是livehouse、音乐节,“能赚则赚”背后反映的是线下从业者的集体焦虑。

2022年草莓音乐节场地

不过,线下音乐演出从业者也开始探索行业发展的出路与未来。

今年2月底,线下音乐演出行业从业者们在合肥举办了首届Livehouse行业论坛,来自全国各地近百家演艺空间的主理人参与其中。论坛除了讨论演出申报审批、二三线城市livehouse“厂牌化”等务实问题之外,据媒体报道,HOU LIVE主理人木瓜还提出“建立Livehouse数据库,形成区域性联盟,大家共同去制定一个规则,为市场带来更健康的、更合理的内容分配,促进演出市场朝着良性方向发展前行”等内容,为livehouse建立行业规范提供了新思路。

然而,这只是线下音乐演出行业建设的其中一步,行业未来还会有哪些发展,票价高企、观演冲突、产业生态这些问题能否被一一解决,恐怕还需要更多从业者共同努力思考。

乐队们好不容易等来的“夏天”,不该毁于一次次的信任危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