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主页整个世界,最好用的网址导航
本月收录网址的数量: 5 今日收录网址的数量: 0 共计收录: 10205 通过收录: 10205 待审网站: 0 资讯文章: 36925
贵圈|王心凌们依旧很拼,但已经没有两年前那么想赢了

作者:admin

07-19

浏览量:148

文 | 圈圈儿

编辑 | 露冷

出品 | 贵圈·腾讯新闻立春工作室

* 版权声明:腾讯新闻出品内容,未经授权,不得复制和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在最新一期《乘风破浪的姐姐》中,前两季的嘉宾纷纷返场加盟助演。从前在成团后就期盼着快点解散的宁静,如今也努力说服返场的姐姐们重组女团。尽管综艺节目中的团魂像烟花一样灿烂又速朽,但这个节目,确实提供了很多瞬间,让节目里的女艺人凝结成一个共同体,也让作为观众的女孩,在“她们”身上看到了“我们”。

迄今为止,已经播出的三季《浪姐》,再加上《披哥》,刚好构成了大众综艺对两种性别的映射——硬邦邦努力的姐姐,松弛随意的哥哥。

第一季“浪姐”于2020年开播,彼时,每位女明星都使出浑身解数呈现初舞台表演。当分数陆续出来的时候,我们能看到她们重新被审视时细微的表情变化。宁静一出场就贡献出金句:还要介绍我自己,那我这么多年白干了呗。到今年的第三季,直接让两位师姐挂帅带队,赛制上则不断打乱阵营,泾渭分明。连选歌环节也做出了几分博弈论的味道,着力制造出比赛的紧张感。

《乘风破浪的姐姐》第一季开播,宁静对自我介绍环节不以为然

与姐姐们被塑造成新世纪女战士不同,哥哥们则更接近来参加夏令营的大男孩。

《披哥》第一期的采访中,陈小春声称自己每天只练0.5小时。虽然这是节目欲扬先抑的综艺效果,但《披哥》整体都更致力于营造一种轻松愉快的氛围。在舞台之外,有不少游戏段落,减少了竞技性和火药味,还打造了“大湾区”和“街道办事hood”这种更具集体感的团队印象。哥哥们自然也是想赢的,但节目通过剪辑和音效,把这种想赢诠释为大男孩之间的竞争,或是消解为男人的“简单快乐”。相比之下,姐姐们的竞争看起来激烈且严肃。

《披荆斩棘的哥哥》第一期,谢天华自嘲:“一帮大湾仔,就这样一直坐着看着人家回来”

这种反差带来的,正是向来不被鼓励激进的女性展现出的激进,和不被鼓励松弛的男性所展现出的松弛。

在长久以来的性别刻板印象里,女性一直处在被凝视的地位,而集万千目光于一身的女明星们,可谓是最“女”的女人。

近几年,女明星们的人设,集体从传统的男性凝视里偏移出来,从少女、仙女、某某女郎,到人间清醒、爷、哥、女老板和独立女性。尽管用男性人称指代女性还带有一些语言的局限,但不难看出,我们正在面对一场对女性特质的重新诠释。

第一季《浪姐》播出已经两年了,“花语意铿锵”的兰花草三人舞台,迄今也是综艺名场面:宁静涂着中毒色口红,和阿朵、袁咏琳一起,把《兰花草》生生改成了“不住在谁的花园,不再为谁剪花枝,闯浮世抱憾事,念情诗,她自己决定”的女性宣言。此外,第一季里还有张雨绮的顺拐跳舞、郑希怡的点头杀,和把想赢写在脸上的蓝盈莹——人们每一次讨论她们,都是在树立新的女性范本。

在最新一季的《浪姐》中,刘恋又为女明星开辟了一条新的“智性恋”道路。坦荡的性魅力,让观众把她和薛凯琪的CP一路嗑上热搜;奥运冠军徐梦桃,业务能力过硬的同时,又把东北大妞的感染力发挥到极致。

刘恋和薛凯琪的cp引来观众疯狂磕糖

这些挂在热搜上的名场面,一度让女明星摆脱了年轻漂亮、温柔善良才有价值的刻板印象,指向一种更加大女主的审美。

对女性的松绑,同样是对男性的解放。男性面临的社会竞争无疑是残酷的,也因此占据着主要社会资源。从以《披哥》为代表的真人秀开始,他们松弛和脆弱的一面才被逐渐释放出来。

男性的崩溃不会外化。有的哥哥练到膝盖积水却一声不吭,都是跟拍导演拿手机拍了花絮,这些时刻才得以人们的视线。当男人真情落泪的时候,观众的第一反应是共情,这些强者的脆弱时刻,反而增添了他们的吸引力。

这其中当然有策略:海泉曾在采访中透露,节目在后期剪辑中曾有意减少哥哥们刻苦排练的场景,致力于营造更加松弛的氛围。

其实,过分二元化的性别观念本身就是对人的束缚。当我们回顾永远说不厌的香港明星旧事时会发现,女星比如今多了几分英气与坚定,男星眼神中则带着一点脆弱和迷惘。最高级的偶像,都是雌雄同体的。

《浪姐3》, 容祖儿身着黑白装,飒爽演唱《信自己》

努力的女人和松弛的男人,或许只是两种最表象的状态,背后蕴藏的则是资源分配不均等,以及我们对于资源竞争的性别化视角。男性的逐利行为有天然的合理性,而女性正常的进取心则很容易被降格为心机、撕逼、扯头花、塑料姐妹。她们不仅不被鼓励竞争,也缺乏竞争的舞台。

总导演吴梦知此前在采访中透露,“哥哥”的选角过程比姐姐难很多,需要不断争取,说服过程极其漫长。女生则很积极,她们多少年都在等待一个舞台。

关于女性之间的博弈,《浪姐》做了一个颇有争议的示范。在两队选歌时,刘恋押中了对方的所有策略,却因为队长那英的最终决策,没有赢下每一局。在结束后,那英对刘恋说,有时候人生就是这样,不可能像你算得那么准的。刘恋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好。节目播出后,刘恋甚至专门发了一条微博来表示她和那英关系很好,希望大家不要过度解读。

这是个很典型的职场对抗案例,它是两个女性之间不同观点的碰撞,引发了讨论。但同时,这也只关于不同人的性格和权力关系,与雌竞毫不相干。《浪姐》的积极作用在于把女性的进取心和野心直接放在世人面前,不赞美温顺,不忌讳竞争,鼓励她们去表现,去争夺,去释放。

两档节目的设计,同样有对观众预期的考虑。数据表明,两档节目的女性观众比例都达到九成以上。

这一季的“姐姐”第二次公演之后,有个“我还记得”环节。在演出结束后,现场观众举起手上的卡片,写下与各位艺人有关的记忆瞬间。有人在上班时间追吴谨言的剧被公司罚款500块;有人记得初中时听着磁带学张蔷的歌;有人听了谭维维的作品,给不常联系的父亲打了电话……每一张回忆卡片和女明星们热泪盈眶的表情剪辑在一起,构成了女性之间独有的超越爱情的浪漫。

就像这季节目开头的主题词:铺路的人,一定会照亮迷途的人。

它或许是综艺进化与女性情绪敏感度的双向奔赴,或许是一场针对女性的娱乐幻梦。但节目实打实的热度与商务数量,都真实表明了女性意识的觉醒对娱乐生态的重构作用。更多独立女性偶像,也为更多普通女孩提供了生活的样本。

第三季的姐姐们依旧很拼,但看起来已经没有第一季那么想赢了,这或许是个好征兆。因为对30+的女星而言,世界的玻璃天花板正在缓慢碎裂,一档综艺节目也不再是唯一的窗口。

17岁的朱迪·福斯特有一段著名采访,大意是说一个好的男演员身上最重要的特质是脆弱,而对女演员来说则是疯狂。

《浪姐》和《披哥》这两档节目,以性别为题眼,尽管只触及一个浅浅的切口,却已经显示出社会期待对明星形象新的塑造形式,也为传统性别观念提供了新的疏散和发展方向。

允许男人脆弱,允许女人疯狂。一个更健康多元的娱乐圈生态环境正在被建立,它引领的舆论也将真实地影响到每一个普通人。

(来源:腾讯新闻)

*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