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主页整个世界,最好用的网址导航
本月收录网址的数量: 3 今日收录网址的数量: 0 共计收录: 10216 通过收录: 10216 待审网站: 0 资讯文章: 37088
这是一部看完直呼“晦气!”的电影

作者:admin

07-19

浏览量:344

文 | 王重阳lp

《咒》是一个故事结构比较好,结尾却让人争论不休的电影。

在中国台湾,这部恐怖片目前票房持续走高;在内地,一些看过的观众觉得自己被冒犯,以至于“咒 晦气”成了《咒》的热搜词。

为了看这样一部伪纪录片形式的恐怖片,我在之前还认真做了一番功课:

影片中的故事原型是2005年台湾高雄的一则“神明附身”案。

高雄市吴姓油漆工全家自称神明附体,全家人起乩多日,期间彼此互殴甚至互相泼粪喂食粪便,28岁的大女儿多日后暴毙,这时吴姓人家依然坚持认为“死”的是附身的“妖魔”……后经警方调查,发现其家人一直信奉“三太子”,并在家中供奉神像。

以上是原案件报道。

片中提到的“大黑佛母”此前我是未曾听说过的,应该是主创团队杜撰的邪灵,这厮形迹可疑,从电影营造的氛围来看,有些像印度教中的湿婆,又有些像白莲教里的无生老母。总之不明觉厉,似乎远在异次元空间,冥冥之中掌握命定之人的生死。

反正看着不像正经神,信的自然也不是正经人。

按照电影中的说法,“大黑佛母”是从东南亚一代传入宝岛的,陈家先祖本想利用她的神力做一些事情,比如诅咒之力可以用来干嘛干嘛,片中没有说得很明白,可结果是陈氏一族反被反噬,其血脉后人也一直被巨大的诅咒力所影响。

在这样的故事背景下,《咒》的怨念随着一个又一个主观镜头开始扩散。

故事大致讲述了一个始终矛盾着的母亲,她折腾了一堆事还害了很多人,很多关于人物的心思都隐藏在主观镜头中,为了给还没看过这部电影的小伙伴们留一些念想,其中细节我不打算讲述太多。

先不说剧情,我觉得女主李若男(蔡亘晏 饰)这个角色很丰满,作为原本喜欢一惊一乍搞探灵赚点击的户外主播,遭遇了一系列科学无法解释的事情,期间父母和男友相继去世,其内心承受的痛苦和恐惧、迷茫无助也很好地通过表情与肢体语言表现了出来,这个女演员饰演的作品不多,且大多都是台湾本土小众电影,在出演《咒》之前,我对她没什么印象。

影片中她和她的“女儿”浑身画满符咒的模样在我脑海中久久挥散不去,不是因为“美”,是因为“邪”。

如今看《咒》,发现了一位演技在线的演员也算一种收获吧。

接着说回电影,前面说到女主遭遇神秘力量侵扰的状态持续了整整六年,在这六年中,女主本人也一直在母爱、愧疚、恐惧、胆怯中度过,她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她一面想通过献祭自己的亲生女儿来摆脱诅咒,一面血浓于水的骨肉亲情让她始终下不了决心。

这种仅仅通过摄像机的主观镜头表现出来的复杂人性被女主演绎得生动自然:

想要求生,就必须害死很多无辜的人,她甚至想通过直播拉网友下水,但她毕竟不是天生的刻毒女人,在探灵的地道外守着妹妹,危险来临时还担心地道中有别的孩子……可惜最终求生欲战胜了道德。

因此她开始分散诅咒的念力,结果导致她的心理医生因为她上吊,而谢启明(高英轩 饰)在看到她痛苦不堪的生活时提出要调查,她也假装不知情,为的就是通过分担诅咒让他也死掉,然后用制作影片的方式让网友们一起承担邪灵的念力……

观众可以在体验第一人称的情况下琢磨剧情中呈现的所有记录,李若男总是会时不时地呈现出一种癫狂的状态,然而到了关键的时候,这个女人又显得极其冷静。

所以我觉得这是《咒》在惊吓之余留给部分观众的思索:

这个李若男,究竟是真怕还是假怕?

讽刺的是,尽管她绞尽脑汁最后也还是没躲过一死:

因为“大黑佛母”需要的三种贡品——

耳朵、牙齿和头发。

没有一样是她自己的。

她不知道贡品必须是未成年的女童,又或者邪灵对她更换女童的献祭行为很不满。

对于心存侥幸的她来说,满以为用布蒙上眼睛再去摘下蒙在“大黑佛母”上的纱,用镜头直接扩散出邪灵怨念是一种很讨巧的行为,可惜邪灵没鸟她。

说到这里,影片最让我喊“淦”的时刻终于来了:

一把面纱扯下,剧终……

不少“同好”看到这里时跟我的想法一样,觉得这是导演(柯孟融)和编剧(柯孟融、张喆崴)的恶趣味,比如你已经准备迎接女主的死亡时,忽然发现“这里面还有我的事啊?”,又也许你在被吓了一跳后愤怒地想:

“导演,你是不是觉得你很幽默?”

看完之后,身边有人觉得这部片很巧思,也有人始终为了那一“哆嗦”耿耿于怀,

但如果从延续剧情的角度看,身为一部伪纪录片,镜头到此为止也合情合理,“大黑佛母”本就是恶意之神,按照剧情的设定,女主似乎为了救自己的女儿也只剩下了这个选择——

打开蒙布,让所有人直面邪灵。

而在整部电影中,女主一直都在重复一句话:

“你们真的相信祝福吗?”

最后她在给自己蒙上眼睛之前也最后一次提醒观众“不想看的可以闭眼睛”……

所以在“惊喜”之后我也只能无奈地哈哈大笑:

“绝!真绝!”

甚至我觉得这才是一部伪纪录片形式的恐怖片应有的感觉——

它从第一个镜头开始让女主以一种近乎寻常的生活状态出现时,就在告诉你一切都是真的,她只是“不巧”让你以为只是一部电影罢了。

一般对于这种创作思路,褒扬者看叫“巧思妙想”,贬低者斥“走火入魔”。

当然,《咒》也不是特别完美,首先它试图把一个故事讲清楚,但剪辑上有些凌乱,如果奋力舍弃一些片段的话,电影分为两条故事线:

六年前的遭遇和现在的选择。

当中还有一条去云南的支线,讲的是如何破除诅咒。这一段拍得也很好。

不过也许是为了烘托恐怖的氛围,显然前期要通过一部摄像机把很多要素都综合在一起,以至于观看时需特别注意细节,如果不专心的话容易发懵。好在后半段开始,主线逐渐清晰起来。

总体上来说《咒》的质量应该在平均水准之上。

而且因为一些差异的环境,《咒》能让“诅咒”这种玄而又玄的事情有始有终。我看《咒》的时候会联想起几年前内地拍的《中邪》。

同样也是伪纪录片形式,氛围也搞得蛮好,起码看前半段时我是被吓到了,低矮破旧的村屋、诡异的神堂、结界,黑山羊,祭品……寒冷黑暗的夜晚,雨雪飞霜不停歇,夜半三更忽然而至的犬吠……制作团队很用心。

虽然结果依然还是大家一起去了派出所。

当然,这不怪他们……

《咒》与之相比,甚至与任何已知的伪纪录片拍摄的同类型题材相比,它最让人意外的是“延展性”。

之所以有不少观众觉得被“冒犯”,极有可能是《咒》那种蕴藏着克苏鲁式的神秘世界里,导演其实一直就试图通过镜头把“故事”延续到镜头外甚至影片结束后,而观众呢?他们可能一直抱着既有的想法:

这就是一部电影,你“咒”我干嘛?

然而大家有没有意识到,当我们都大呼“晦气”的时候,导演需要的恐怖才算真正地实现了?

这才是恐怖片的魅力,也是华语恐怖片中将宗教和人性糅杂之后产生的思考:

大家都是普通人,镜头内外的“你”,不过是生活中的“我”,只是把“人性”平替成了“诅咒”罢了。如果从这个层面看《咒》,它的确挺“晦气”的:

尽说大实话。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