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主页整个世界,最好用的网址导航
本月收录网址的数量: 0 今日收录网址的数量: 0 共计收录: 10219 通过收录: 10219 待审网站: 0 资讯文章: 37317
雀巢工厂惊现价值3.4亿元可卡因,欧洲到底需要多少毒品?

作者:admin

浏览量:124

本文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刘沐轩

欧洲警方又发现一起可卡因偷运事件。

当地时间5月2日晚,据外媒报道,瑞士警方接到来自Nespresso(雀巢旗下子品牌)瑞士工厂的举报:工作人员在卸载从巴西运来的咖啡豆时,发现了一种不明白色物质。警方对白色粉末进行分析后,发现是毒品可卡因。5月6日,雀巢回应媒体称,作为调查的一部分,警方已封存并扣押了整批货物。

据瑞士警方透露,这批可卡因重量超过500公斤,纯度超过80%,其市场价值估计超过5000万法郎(约合人民币3.4亿元)。

瑞士警方发现混在咖啡豆运输集装箱内的可卡因 图源:法新社

这并不是孤例。今年3月17日,英国警方还曾在南安普敦码头一个装运香蕉的集装箱内查获3.7吨可卡因,价值约达3亿英镑(约合人民币24亿元)。

两件事的共同点在于,集装箱的起点都是南美,终点都是欧洲。

根据欧洲刑警组织与欧洲毒品与毒瘾监控中心在5月6日发布的《2022年欧盟毒品市场分析报告》(下称《报告》),欧洲现在不仅是毒品消费的主要市场,甚至还成为了全球毒品生产和转运的枢纽。

南美起航,终点欧洲

可卡因能成为欧洲“毒品之王”,也因为大麻在许多欧洲国家已经算不上“毒品”。

在明面上,非医用大麻属于非法行为,但实际上,大麻早已渗入欧洲人的日常生活。在卢森堡和马耳他,私下消费大麻合法;在荷兰和西班牙,咖啡馆和俱乐部等娱乐场所在遵守一定规章的情况下可以销售大麻供娱乐;在丹麦和德国,即便使用大麻非法,但在丹麦首都哥本哈根附近的普十街,整条街道均为大麻销售摊位,购买者偶尔碰上巡逻的警察,也仅需缴纳约520克朗(约合人民币500元)的罚款;德国首都柏林的公园里,每逢阳光好的日子,不难看见聚在一处共享大麻的年轻人,警方对此往往视而不见。

根据《报告》,欧洲人每年至少花费300亿欧元(约合人民币2100亿)在毒品上。其中,约39%用于大麻,31%用于可卡因,25%用于海洛因,5%用于冰毒和摇头丸。毒品也成为欧洲犯罪集团的主要收入来源。

在15-34岁的欧洲人中,有15.4%的人曾在2021年吸食过大麻。

目前,欧洲已经成为仅次于北美的世界第二大可卡因消费市场,2020 年的市场零售价值估计为105亿欧元(约合742亿元)。在15-64岁的欧洲人中,有1400万人有过可卡因吸毒史,约占该年龄段人口的5%,其中有大约350万人在2020年吸食过可卡因。

根据20个欧洲国家的统计,2020年共有473例与吸食可卡因相关的死亡,约占这些国家尸检毒理学报告中因所有毒品引起的死亡的13.5%,而且这些吸食可卡因的吸毒者还经常会把可卡因和海洛因、酒精一起使用,对他们的大脑、心脏和心理造成成倍的危害。

即便如此,可卡因还是在欧洲流行开来,并成为主流毒品。自2017年以来,欧洲每年缉获的可卡因数量已经连续四年创纪录,2020年缉获了214.6 吨可卡因,而冰毒仅有2.2吨。其中,比利时70吨、荷兰49吨、西班牙37吨,占总量的约四分之三。

欧洲刑警组织发现,在欧洲缉获的大多数可卡因都是被隐藏在货船中,通过海运集装箱抵达欧洲。普通商品供应链环节上,一系列的外包服务为毒贩提供了可乘之机。

海运集装箱成为欧洲毒品运输的主要渠道 图源:欧洲刑警组织

可卡因的原料作物古柯主要在哥伦比亚、秘鲁和玻利维亚等中南美洲国家境内大量种植。这不仅有着历史文化原因,当地还存在向软饮料制造商供应古柯叶子和去可卡因调味剂的合法生意,不可能完全禁止古柯的种植。

因此,可卡因的货船也通常从南美洲的巴西、哥伦比亚和厄瓜多尔出发,运往欧洲的大型港口,尤其是比利时的安特卫普和荷兰的鹿特丹。

供应链中断,就自制

即使新冠疫情导致全球供应链中断,也没能停下欧洲毒品泛滥的脚步。2020年,当欧洲因疫情采取贸易限制措施时,欧洲刑警组织在零售层面上缉获的可卡因数量大幅下降,证明供应链中断确实对可卡因贸易产生了影响。

此前,大多数可卡因都是在哥伦比亚、玻利维亚和秘鲁生产,再运往世界各地,警方只需要关注港口和物流节点。但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欧洲内部也开始制造可卡因,尤其是在比利时、西班牙和荷兰。

欧洲刑警组织共监测了53种可能与可卡因生产有关的化学品。在2019-2020年共缉获了130吨(固态)和180万升(液态)危险化学品,与2017-2018 年期间相比,分别增加了1.4倍和6倍。可卡因制备中大量需要的乙酸乙酯在2019-2020年的缉获量也创纪录地达到5万升。

根据缴获的乙酸乙酯数量,荷兰境内的可卡因制造点可能越来越多 图源:欧洲刑警组织

不仅如此,9个欧盟成员国还在2020年共拆除了215个冰毒加工点。此前欧洲的冰毒加工点主要集中在捷克,但现在却有扩散到比利时和荷兰的趋势。比利时和荷兰的加工点无论从规模、复杂程度和产量上来看,都比捷克的加工点有所增加。

显然,欧洲的缉毒工作正变得越来越难。

且对欧洲警方而言,天然毒品原料的种植大多在欧盟以外,欧洲警方无权干涉。贩毒也通常涉及跨国犯罪,跨国打击手续繁琐,很难根除贩毒团伙。而在欧洲内部,犯罪集团的猖獗和政商高层的腐败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即使是最下游的零售层面,私人加密通信应用、暗网市场以及社交媒体平台的使用,也让毒品的零售难以根绝,打击人工合成毒品制点的行动同样艰辛。

评论内容: